泰爾達騎士.jpg
迷失了努力的目標不代表什麼,只是被操縱你的慾望擺了一道罷了
~杜斯德˙海瑞肯恩~

-----

砰!砰!砰!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響徹了整個房間..整條走廊

「....誰阿?」語氣中充滿著不耐煩與厭惡
「我說過我最痛恨別人打擾我的個人時間!」

「真的給奴蘭說中了,你果然還沒醒阿!」
門外傳來的是個既宏亮又熟悉的聲音
「是我!巴奈克,我要進去了!」

推開沉重的木板門,陰暗的房間因為走廊牆上的燭台有了些許的照明,在黑暗中只有一對紫紅色的雙眼狠狠的瞪著這位突如其來的訪客,那位身著黑褐色的鎧甲..暗藍色的皮膚與白髮..耳垂懸著兩環銀色的珠寶。唯一和我有相似之處的只有手背上的印記

巴奈克那對藍色的雙眼環顧了四周,嘴角微微的笑著
「前幾天分開時奴蘭才特別交代我,在這重要的一天一定要提早叫醒你」
接著伸手輕輕的拍了拍掛在牆上那刻著印記的黑色鎧甲
「我想她一定是猜想到你需要很長的時間做準備吧,到現在都還沒著裝」

「她還真是雞婆....」我依然沒有起身..只是坐在床上不耐煩的回答著

「想想那最難過的幾天是誰陪她度過的,她會這麼雞婆不是沒有原因的」

最難過的那幾天阿,我的腦中似乎浮現了當時的畫面......
那是一個沙洲,位於安東尼卡和庫納克大陸間的小島,也是航運的中繼站,我和奴蘭兩個人就在一座巨型的紅羽鳥人堡壘的外圍,一波又一波的紅羽戰士從堡壘的塔上躍下..閃擊咒和驚恐的尖叫聲此起彼落,背上那把來自卡諾堡尚未加鑄的重劍已經被紅羽戰士的鮮血給染紅,口中不斷的念著驚懼術和闇影迷霧,壓制著紅羽戰士接連不斷的攻勢,這場混亂的殺戮一直持續到奴蘭完成了她的試煉,在口中拼湊出不知名的語言,一個從天而降的巨型冰岩一瞬間就擊碎了座落在堡壘旁的城塔,這充滿毀滅性的法術也迫使紅羽戰士發出撤退的訊息

「要不是因為你,她可能需要好長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完成巫師的試煉」
巴奈克的聲音將我的思想拉回到現實,發現我似乎有了些許的反應,緊接著補充
「而且,那也是奴蘭她最夢寐以求的法術」

「....冰彗星嗎....」我口中緩緩的吐出了這幾個字
「我只是幫她想起那段咒語而已,不是我幫她學會的,她早在我完成我的試煉前就學會了」

「但是她有那麼多朋友,還有她的族人也都在,為什麼她要冒這種險」
他的語氣逐漸激動了起來「只有兩個人去面對整群的紅羽鳥人可是會喪命的耶!」

「那也只代表著我剛好閒閒沒事而已....」我依然是冷冷的回應著

巴奈克似乎不想再跟我辯下去了,深深的嘆口氣
「一個人類的巫師會願意跟著痛恨全世界的泰爾達騎士冒這種險,任誰都感覺的出別有心意」
當他起身準備離開房間時又補了幾句「雖然她沒辦法參加授階儀式,但我相信她一定會在城外」
「等著她的英雄掛上闇靈騎士封號後的模樣,那身為泰爾達騎士的至高榮譽象徵」

說完,他的身影離開了陰暗的房間,走廊上搖曳的燭火倒映著他離去的陰影
而我只是坐在床延,低著頭沉思著....

當我意識到我是一名泰爾達騎士開始,我花了多久的時間走到了這一步
三年?五年?還是十年?其實..只有一年半的時間而已
但是在這短短的一年半我遇見了多少人..多少事..
經歷了這麼多事物..會留在我心裡的又有多少..

我緩緩的站起身,想從這混亂的思緒中清醒,眼角的餘光突然瞥見了牆上一個不起眼的木頭
彷彿意識到了什麼,我走向那面牆,在黑暗中注視著那木頭上所刻的一字一句
口中輕輕的念出刻在這木頭上的名字,一個接著一個....
「沃夫˙谷羅」
「基立恩˙黑」
「曉達˙奈克羅」
「阿魯˙漢」
「夢魂˙洛星」

當我讀到下一個名字時,輕輕的笑了一下,因為那就是我的名字..
「杜斯德˙海瑞肯恩」

只是還有最後一個名字,是我這一生絕對不會忘記的....也是我不允許自己忘記的名字....
「凱˙雷」

我的手緩緩的撫摸著這塊木頭,輕輕的閉上那對紫紅色的雙眼
想像著那一刻....我們的相遇....我們的誓言....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urast 的頭像
Xurast

夢魘.瑟瑞斯特.颶風

Xur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