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爾達騎士.jpg
只有憎恨才能讓你擁有超越他人的意圖,藉此而成長..強壯..最後征服..
~仇恨王子因諾魯克~

-----

那是在兩年多前的一個夜晚,剛好是新一代黑暗精靈成年的日子,存在我的印象中的只有被一位穿著非常華麗,就像是貴族的黑暗精靈族人推了一把,我還記得他那惡狠狠的眼神彷彿就像看見仇人般,口中念著我聽不懂得咒語,在還沒搞清楚狀況前我已不醒人事,再一次清醒時就躺在一片森林中的營火旁

「歡迎來到奈克圖羅森林!」身旁突然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
「我看你的樣子應該也跟我一樣是今天剛成年的黑暗精靈吧?」

「我..嗯..你剛剛說這裡是....」我的意識還沒完全恢復過來

「這裡是奈克圖羅森林,不過知道這個名字其實現在也沒什麼意義吧」
他爽朗的聲音緊接著說著「喔對了!先自我介紹,我叫沃夫˙谷羅,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杜斯德˙海瑞肯恩..」

我緩緩的坐起身,營火的光影在我眼前閃爍,意識逐漸恢復清楚,環顧了一下四周,灰濛不見天日的森林顯得特別的陰暗,只看得見營火所照亮的範圍,但是營火所能照亮的範圍之外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這裡是....我怎麼會在這個地方..我不是應該在城鎮裡面嗎?」
我依稀記得我在被擊昏之前是在一座老舊大理石牆面的建築裡面,而不是在森林的草地上

「我想你應該跟我們一樣是被指導我們的導師給轟出來的吧!是的!你沒聽錯!是轟出來!」
沃夫突然變得興奮「他在把我們轟出來前,告訴我們說只要能夠活著回到他身邊就算完成考驗」

「我們?」我聽見了這一個令我注意的詞「你的意思是說,還有其他族人也在這附近嗎?」

「喔對阿!我和夢魂是同一個導師,我倆一起被轟出來的,他是一名巫師,而我是幻術師」
他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緊接著問「對了,你的職業是什麼?你的導師人怎樣?」

「我的職業?」我努力回想著,腦中的記憶依然只有那惡狠狠的眼神,沒有任何關於我的描述
「我..我不知道..我只記得我的導師穿得很華麗,像是貴族一樣,不過他什麼都沒對我說....」

「這樣阿..」沃夫一邊搔著頭「那你可能跟阿魯一樣吧,他是一名牧師」
「聽他說他是被導師帶出來的,就這樣一個導師帶著一個黑暗精靈來到這個營火旁」

「帶出來?」我睜大的眼睛看著他「不是都是被轟出來的嗎?」

沃夫點點頭「是阿,他的導師穿著也是超華麗的,還指引我們回去的方向,就在那..我想是吧」
接著他帶著疑惑的神情看了看營火對面的方向「他們探路應該一下就回來了阿..怎麼去這麼久」

「不如我們去找他們吧!」我提了一個不自量力的建議「反正你也知道方向了不是嗎?」

「不要!」沃夫的話語突然變得嚴肅「我們說好要在營火這邊會合再一起回去的!再說....」
他小心翼翼的環顧了四周「這片森林裡面有很多危險的東西不是我們幾個人就可以應付的..」

他的話才剛說完,身後的草地突然傳來沙沙沙的聲音,越來越急....越來越近....像是腳步聲..卻又不像是人型生物雙腳的節奏,不時還傳出像是金屬的撞擊聲

「該死!該不會又來了吧..剛好夢魂又不在..杜斯德!快拿起武器準備!你有武器吧!」
沃夫擺起警戒的姿勢,抓起他腰間的小刀,隨時準備迎接這名不速之客

「武器?我有武器嗎?」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我慌了手腳,只是到處找著有沒有可以用的東西
站起了身後我才發覺到我的背上似乎有背著什麼東西,那是一把劍,大概有我身長一半的長劍

「哇賽!你的武器還真棒!我想你應該是一名戰士吧!」沃夫看見我手中的長劍,興奮的大叫

那個沙沙聲越來越急,但是在這樣漆黑的森林中根本什麼都看不見,只能緊緊抓著武器,面對著傳來聲音的方向,隨時準備對這個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展開戰鬥

突然....沙沙聲不見了,緊接著出現的是一團在空中的黑影,用急快的速度撲向我

「小心!」還來不及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我就被沃夫推了一把,驚險閃掉了這個生物的襲擊

我在草地上滾了幾圈,眼睛瞥見了這個生物,那是一隻身上有著紅黑紋路的大蜘蛛,站起來幾乎跟我一樣高,八隻腳上都有著利牙,不時發出嘶嘶嘶的聲音,像是在笑著..那一次襲擊沒有擊中我,但是已經將我們視為他的囊中物,轉過來..伏著身..準備再一次進攻,此時我才驚覺我還趴在地上,完全沒有任何迎戰的準備,更糟的是,我唯一能夠迎戰的武器,那把握在手中的長劍,已經不在我的手中,而是不知道在翻滾時掉到什麼地方去了

只是..它沒有撲過來,而是突然扭動著身軀,像是痛苦般的掙扎,我還沒有搞清楚是什麼情況,突然注意到身旁傳來一連串聽不懂的語言,那是沃夫,他正專注的念著咒語,左手不停比畫著,我想是要我趁現在攻擊吧!?只是我的長劍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我要用什麼去攻擊這隻怪物

這隻蜘蛛似乎逐漸能夠抵抗沃夫的咒語,開始一步步的向沃夫逼近,我還是找不到我的長劍,只見沃夫停止他的咒語並將手中的小刀扔向它,沒有刺中它,而是飛到一旁的草堆裡,掙脫了咒語的蜘蛛像是發狂般的撲向沃夫,嘶吼的聲音比起剛剛嘶嘶聲更加令人恐懼,我沒有想太多,只是衝過去用身體撞開了蜘蛛,打亂他的進攻,看著它四腳朝天的在那翻滾著,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試圖找著剛剛扔出去的小刀,至少那比不知去向的長劍更有機會被找到
翻著翻著我似乎看見小刀發出的反光,但是同時我也被一個黑影給籠罩

完了....我被它抓到了....

「去死吧!」那是一個我沒聽過的聲音,緊接著是一連串的慘叫聲
不是人的叫聲,而是某種生物的叫聲

我翻過身,看到的是另一個族人,手中緊握著長劍深深的刺入大蜘蛛的身體,綠色的血液從刺穿的傷口中不斷的湧出,那痛苦的慘叫聲很顯然是大蜘蛛所發出來的,但是它並沒有死,而是拖著那位族人和長劍意圖想要逃跑,血仍然不斷的流著,我回過身抓起在草地中的小刀,追上去往蜘蛛的頭上奮力一刺,它終於停止了它的行動,死了

「剛才真是好險阿,謝謝你救了我們..」結束了這場戰鬥,我連忙向這位伸出援手的族人道謝

「你真的太誇張了,哪有人戰鬥連武器都可以搞丟的!」沃夫一邊從遠處走來一邊抱怨著
「虧我還讚賞你的武器,你看現在你連武器都沒有了是要怎麼辦?你會咒語嗎?」

我苦著臉,很不好意思的說著「要念我也等等在念嘛,先來跟我們的救命恩人道個謝吧」

他聽完連忙擺擺手「不用向我道謝啦,要不是因為你們的聲音引開它,我想我已經被吃了吧」

我和沃夫聽了都覺得很奇怪「你不是很輕鬆的就解決掉這隻怪物了嗎?」

「那是因為它已經被你的咒語傷過,動作不像原本那般敏捷!」他連忙補充著

「所以就互相互相囉!你好阿..我是沃夫˙谷羅,是一名幻術師,這位是杜斯德˙海瑞肯恩」
沃夫停頓了一下「我想..看你們的武器他應該也是一名戰士吧,只是是個很膽小的戰士..哈」

「你們好..我是巴奈克˙魯爾,只是我不是一名戰士,是一名騎士」
巴奈克豪氣的說著「而且是一名黑暗精靈的闇騎士」」

「闇騎士?哇!聽起來很酷喔!杜斯德會不會也是一名騎士阿?」沃夫興奮的問著

「喔!才幾分鐘不見而已,你就召集到這麼多人啦!」我們的身後傳來一個語氣較低沉的聲音
「想不到你這麼厲害,沒有我在還可以解決掉這樣一隻大蜘蛛!也很有兩把刷子喔!」

「夢魂!你終於回來了喔!」沃夫像是得獎一下歡呼著
「你們探路也探的太久了吧!有沒有找到回家的路阿?我可不想一直待在這個詭異的森林裡」

「有有有!沒找到我敢回來嗎?我可不想再吃一次你的窒息咒咧..」夢魂聽了大笑了幾聲
「而且會這麼久的原因其實也是因為這個啦!」

夢魂從他的身上掏出了幾塊骨頭的碎片,有點焦黑像是被燒過一樣
「你看!戰利品喔!我撿了幾個比較完整一點的..其他都被阿魯的槌子給敲碎了」
看到沃夫蠢蠢欲動的樣子,夢魂趕緊把碎片收起來「等等再看吧!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站在夢魂身後的阿魯看到沃夫的反應,忍不住笑了一下「其實回去的路很近的」
「我想我們大家應該都會想離開這座森林回到城鎮吧,我們就都一起回去吧!」

「等等!先等等!大家要先來認識一下!」沃夫突然很激動的大叫著
「其他的可以回城了之後再說,但是我一定要在這邊介紹每一個人的名字」

只見沃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張開口用奇怪的腔調大喊著「營火之誓團員介紹開始!」
首先他高舉著雙手喊著「我是沃夫˙谷羅,是一名幻術師!」
接著指向在他面前的夢魂「這位是夢魂˙洛星,是一名巫師!」
手指像是跳了一下比著夢魂身後的牧師「而他是阿魯˙凱,是一名牧師!」
接著手指指在我身上「而這位戰鬥會掉武器的戰士,是杜斯德˙海瑞肯恩!」

「吼吼!你幹麻強調我掉武器這件事情啦!那是意外!意外!」
我急忙為自己辯解,大家此時已經笑成一片

「最後呢!就是我們帥氣的闇騎士!巴奈克˙魯......」沃夫手指的方向已經不見人影
「咦?他人呢?剛剛還在的阿!」東張西望了起來

此時從另一個方向走出兩個身影,用和沃夫一樣的怪異腔調大喊著
「我是基立恩˙黑,是一名盜賊!」
接著是另一個聲音,一樣是怪腔怪調的喊著
「我是曉達˙奈克羅,是一名死靈法師!」

「嘿!誰准你們學我的腔調講話的阿!」沃夫雙手插著腰,對著這兩名亂入的黑暗精靈族人說
「學我可是要收費的喔!快!3金幣交出來!快快!」

「講話這麼大聲,我看怪物等等全部都跑過來了!」身為死靈法師的曉達首先回話

「我只是想說現在是不是流行這樣子自我介紹罷了..你們在組團阿?」基立恩好奇的問著

「喔喔..我們只是....」不等夢魂說完,沃夫馬上打斷他的話
「是阿!一個團隊六個人!我們剛好欠兩個,你們要一起加入嗎!一起立下營火之誓!」

「哈哈!營火之誓,這名字取的挺有趣的,我們剛好也都是從這邊開始,也在這邊認識」
基立恩笑著回應「好阿!既然大家都是一樣的身分,我們就組個團,未來大家也有個照應!」

我們四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視而笑「沒問題阿!那麼我們就在這邊立下誓約吧!」
說著說著,六個人就一起將手搭在營火的上方,齊聲喊著「這是我們的營火之誓!」
「朋友有難一定幫!朋友有苦一齊擔!朋友有福一起享!」

哈..營火之誓,這名字到底是從哪邊蹦出來的,就只是因為大家都是被各自的導師轟出來的吧,不過也好,經歷了剛剛那場突如其來的戰鬥,我想在這片森林中一個人一定比一群人來得危險,或許這個方法就是黑暗精靈用來篩選不適合生存的族人的方式也說不定

我們的誓言在森林中迴響著,不知道有多少人聽見了這看似無意義卻對我們充滿意義的誓詞,接著我們就憑著阿魯的記憶,一步步的朝向營火的東北方向前進,走沒有多久就看到身著銀色盔甲的黑暗精靈龍騎兵所駐守的洞口,而那個洞口就是通往黑暗精靈首都奈瑞克的唯一入口,這幾個龍騎兵是隸屬於湛藍兄弟會的成員,也是黑暗精靈首都奈瑞克的守衛,看著我們這群剛成年的黑暗精靈族人平安的走回城鎮,他們的眼中沒有歡迎的神情

取得代之的卻是

彷彿看見仇人般..那帶點輕蔑..又有點厭惡的眼神
那感覺就像是..你們不應該活著..應該像是弱者般被這片森林給淘汰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urast 的頭像
Xurast

夢魘.瑟瑞斯特.颶風

Xur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