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爾達騎士.jpg
我們說好會在此地再次相見,就會在此地再次相見,不論生..老..病..或是..死
~波特瑞,靈魂束縛者~

-----

「你看看這群乳臭未乾的小鬼,連這種貨色都有辦法活著回來..你看..還有人連武器都沒有」
「我看這新一代的黑暗精靈根本沒幾個能看的,只會增加我們的困擾..浪費我們的資源而已」
「哼!反正他們的死是確定的,只是還沒到罷了..說不定等他們再次走出來時就是時候了..」
「哈!我們就等著吧!等到哪天他們向我們呼救的時候,我會很樂意看著他們活活被殺死!」

當我們一行人路過這幾位守門的龍騎兵並走近了洞口時,我隱約聽見了他們的對談,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聽見了,噢!我想是沒有,如果被沃夫聽見了他一定會衝上去理論的,只是短短的這幾句話仍然在我心裡埋下陰影,再怎麼說,我們都同樣是黑暗精靈阿

「哇!要不是親眼看到,我還真難相信我們的城鎮,居然就蓋在山洞裡面!」沃夫驚嘆的說著
當我們走到隧道的另一側時,最先看到的是奈瑞克外區,除了外層的意思外,還有外族的意思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城牆,和一條坡地上的小徑一直延伸到山洞的岩壁旁,另一邊則是湖泊,城牆的上頭站了幾個黑暗精靈的哨兵,窄小的城門只能夠同時容納兩位瘦小黑暗精靈穿過,大理石牆面除了顯露出古老的氣息之外,也因為潮濕的關係長滿了綠色的青苔,雖然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的老舊像是廢墟般,但是卻又感覺的到異常的神秘感

古老的鐵城門已經生鏽到無法運作,我們緩緩的穿過了城門,步道上沒有太多的族人在穿梭
就算有族人從我們眼前走過,也像是沒看到我們一樣繼續忙著各自的事情
沃夫看了看四周,輕輕推了推我的手臂,低聲的說著「好像有點異常的冷清耶..」

我的腦中只是閃過了剛剛洞口的龍騎兵所講的話,我們似乎不是被歡迎的

「沃夫,我們先去找我們的導師吧!我們活著回來表示通過了考驗,應該會有下一個指示吧」
夢魂轉頭看了看「不過看來我們得花點時間找到我們的導師在哪....這地方真大..」

「真好耶..你們導師人不錯,我的導師只說:如果你有辦法回來,我在告訴你你該知道的」
基立恩的語氣中帶點羨慕卻又有點忌妒「雖然結果似乎跟你們是一樣的,接著被轟出去..」

「再怎麼好都比不上阿魯吧!他可是給導師帶出門的!我們都是被轟出門的」沃夫指了指阿魯

阿魯擺擺手,無奈的說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差這麼多,或許我可以問問就是了」

「這沒有什麼好比較的吧..反正我們都回來了,大家有方向的可以先去找你們的導師了!」
曉達突然冷冷的放了些話,接著自己默默的走到城牆邊,細細的看著牆上的紋路

談笑的氣氛突然變僵,沃夫悄悄的走到基立恩身旁偷偷的問著「他是怎麼啦?」

基立恩正準備回答時,曉達突然打斷他們「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你們一定不了解我的遭遇」
「他就狠狠的看著我,口中不知道念什麼咒語,讓我被困在黑暗中,皮膚還有嚴重的刺痛感」
曉達越說越激動「我想他是要我死吧,可是我卻還活著,只是我..不知道該去哪了....」

聽著他的遭遇,我想我不是最糟,曉達的遭遇比我還要慘,至少我是被轟出去而不是被折磨
「那麼..有導師的就去找導師吧,我們是不是要約在某個地方再會合呢?」我提出個想法
「不如就在門口吧?這個地方很好認,而且我想這座城鎮應該也只有這一個出入口而已」

「好阿!」沃夫首先贊成「那麼我跟夢魂要先去找我們的導師囉!等會見!」
說完拉著夢魂就往城內走去

「我也去找我的導師囉!」基立恩接著也走進城去,離開了我們的視線

我則還留在原地,看著低著頭站在牆邊的曉達,心裡很同情他,卻也不知道能夠做什麼

「你不去找你的導師嗎?」阿魯也還沒走,疑惑的問著「你應該也有個戰士導師吧!」

我回頭望向阿魯「或許有吧,可是我的導師也和曉達一樣,什麼都沒說,就直接把我轟出去」
低下頭,眼睛瞄向曉達,說著「那你呢?你不是有個穿著華麗的導師,你不去找他嗎?」

「他跟我說我回到城鎮後就在城門口等他,天曉得他怎麼知道我什麼時候回來」阿魯回應著

「或許他就是有辦法吧」我接著說,沒有思考太多合不合乎邏輯的問題
「其實我的導師穿著也是非常的華麗,不像是一般的法師的紅色長袍那樣」緩緩的探了口氣
「只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你的導師一樣,而且我們手中的武器也不一樣」

阿魯正準備回答我的疑問時,突然站在牆上的龍騎兵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麻煩你們要聊天滾到別的地方去聊!不要站在城門前面!」
他的語氣非常的凶惡,只是我大概可以理解他為什麼這麼生氣,我們的確打擾了他們

我們三個相視了幾秒,就一同往城內走去,石板鋪出來的步道在潮濕的環境下顯得特別的難走,兩旁的小房子就像是空屋般一點光線都沒有,來往的族人們依然冷漠,步道一路延伸到另一個隧道,隧道口也站了幾位身著盔甲的龍騎兵,只是不像森林口那般的森嚴,那是通往奈瑞克公共區的通道,也就是整座奈瑞克的內層部分

在走向通道前我發現步道兩旁有好多好多小徑,同時也沒有忘記山坡上那延伸的道路,這樣走下去也沒有個方向,到時候可能連回到城門怎麼走都不知道,於是我想去向那幾位龍騎兵詢問,當我逐漸走近那通道時,我發現隧道口有兩位一男一女穿著非常華麗的黑暗精靈走出來,他們的服裝跟我印象中我的導師不一樣,是鑲有寶石和亮片的長袍,另一位女性的黑暗精靈則更亮麗,除了寶石和亮片之外,袍前兩道亮藍色的鮮豔布料剛好和她的暗藍色的皮膚相襯

我看傻了眼,呆呆的站在那,只聽見男的黑暗精靈開口了,那腔調很特別,透露著高貴的氣息
「阿魯,是你嗎?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安全的回來!身邊的那兩位是你的朋友吧?」

原來,他就是阿魯的導師阿!那服裝真的很華麗很高貴呢!而且他的聲音,真好聽....
那旁邊那位美麗的女黑暗精靈又會是誰呢?

阿魯點點頭,臉上露出了微笑,阿魯的導師接著說
「來吧!我們回去聖殿,通過考驗後我就可以傳授你身為牧師應該要了解的知識了」

看著阿魯往前走了幾步,回頭看看在後頭的我和曉達,阿魯的導師注意到了他的舉動,頭貼近站在一旁的女黑暗精靈耳邊悄悄的說了些話,不時的瞄了我跟曉達幾眼,而她則是一直看著我和曉達,那對淡紫色的雙眼在黑暗中顯得更亮麗,臉上沒有表情,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阿魯,你身後那位穿著長袍的朋友也一起過來吧」阿魯的導師說話了,很明顯那指的是曉達
「我想他的導師會有些話想對他說的....」他的語氣沒有改變,依然是帶點親切的口吻

曉達的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我小聲的問「那女的該不會就是你的導師吧?」
只見曉達用很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嘴巴用嘴型畫出了「怎麼可能」這四個字
我想也是,那女的感覺就不像是他所形容的那樣,雖然態度有點像,但是眼神就完全不像

我站在後頭看著曉達和阿魯走過去,有點落寞的感覺,只見那女的黑暗精靈突然轉頭看著我,對我點了個頭,接著四個人就一起走近通道的深處,消失在我的視線中,只留下我,沒有方向,不知道該往哪去

站在通道前面許久,茫然的東張西望,奈瑞克外區的景象依舊,兩側的房子沒有燈光
「或許我也該試圖去找找我的導師吧」我自言自語的說著,突然背後被人重重的撞了一下
我向前跌了幾步,看見另一個身影從旁邊跑過,她停了下來,回頭望望,連忙走過去把我扶起

「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你站在路中間」
很輕很柔的聲音,別於以往我所聽到的聲音,是一名女性的黑暗精靈

我站起身看看她,身上沒有太多的裝扮,皮膚和我們一樣是暗藍色的,不過帶點微微的綠色,穿著和我跟基立恩一樣,棕褐色的布衣和長褲,腰間綁著一把劍,比我之前的長劍要短了些,最特別的是那對清澈的淡綠色雙眼,在整身黯淡的裝扮中顯得特別的亮眼

「我..我沒事..」我回過神,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我只是呆了一下」

那女的笑著點點頭,轉身朝著通道的方向跑去,我像是想到什麼,趕緊大聲的問
「請問妳知道戰士的導師在什麼地方嗎?」只見她停下了腳步,回頭望著我

「你也是一名戰士嗎?」她疑惑的眼神看著我「你的劍呢?戰士都會配著一把劍的」

提到劍這件事情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痾..我的劍..斷掉了....」隨便撒了個謊
「但是我也回到城鎮了,只是我忘記我的導師在什麼地方」

那女的黑暗精靈也沒有多想「好吧,我知道怎麼走,跟好喔!」只見那女的轉身就往通道跑去
我則是快步的跟上,至少現在我有了方向,雖然我的導師似乎不希望我回去找他

在跑過通道時,我不經意的看了一下站在洞口的龍騎兵,從面甲中透出來的眼神就和城外的一樣
非常冰,非常冷,仇視著我,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龍騎兵不是用這樣的神情在看著我的

穿過了通道是一個蜿蜒的坡地,滴水聲迴響在整個通道間,坡地的下方則是清澈的池塘,或是湖泊,眼前的一座橋,連接了通道盡頭和湖對面的城鎮,眼前繁榮的城鎮區就是奈瑞克公共區,橋上有幾個龍騎兵在巡邏著,城鎮中也有著族人談笑的聲音,和外區比起來這裡熱鬧多了

我們快步的穿過了橋上的警衛,衝進街區,在巷弄間穿梭,我則是緊緊的跟著她的腳步奔跑,我想她一定已經很熟悉這裡了,這麼混亂的街區她也能不失方向感的亂鑽,不知道拐了幾個彎,我也沒空好好的觀察著附近的景象,直到我們停在一面高聳的牆前面,那面牆上掛著一個巨型的盾牌,上面的圖案是一個像是眼睛又不是眼睛的東西,而牆壁的下方則是掛滿了各式各樣武器的架子,武器的旁邊則是放著鎧甲

「我們到囉!這裡就是戰士的訓練場」那女的氣喘呼呼的說著
「跑一下有沒有覺得比較輕鬆一些呢?我平常都是這樣在鍛鍊自己的!」

她的腦袋在想什麼阿!我還以為是有什麼事情很趕才要用跑得,當然我沒有這樣回她
「呵呵,是有一些,至少我的腦袋不會再空轉了」

她聽完臉上露出了微笑,點了點頭
「那麼我要去找我的導師囉!你應該認的出你的導師是哪一位吧」

我點點頭,也給了她一個微笑,她轉身走進了牆旁邊的小門,而我則是四處張望著,想到了當時我的導師那惡狠狠的眼神,重重推了我一把的景象,我突然不想走進去

我是在害怕他嗎?或許是吧!但是..我是一名戰士,應該要無所畏懼才對吧?

我努力的催眠著自己,讓自己往那扇小門走去,當我走到門旁邊時,我看到裡面的景象,那是一個像是競技場的地方,一整圈的看台,上面站了很多穿得和龍騎兵一樣鎧甲的人,每個人的面容都非常的嚴肅,緊緊的盯著場中央正在纏鬥的戰士,競技場的沙子已經沾染了無數的鮮血,場邊沒有歡呼聲,也沒有吆喝聲,而是異常的寂靜,每個站在看台上的黑暗精靈都非常專注的看著

我努力的尋找著剛剛那位帶我過來的女戰士的身影,從左邊看到右邊,又從右邊看到左邊,終於看到那位女戰士低頭跪在一個穿著鎧甲的黑暗精靈前面,但我還沒仔細看到他的面容以及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感覺到我的肚子被人重重的踢了一腳,我整個人被踢到那面巨牆的前面,痛苦的蹲在地上

「湛藍兄弟會不歡迎膽小的傢伙!快點滾出我的視線!否則別怪我殺了你!」他大聲的嘶吼著
我沒有抬頭看他,而是抱著肚子逃跑,恐懼在我心中蔓延,但是也有另一種感覺在我心中擴散

「湛藍兄弟會....我記住這個名字了!」我默默的念了幾句,緩緩的遠離了那象徵戰士的巨牆

奈瑞克公共區其實沒有很大,我穿過幾個小道,路過了鐵匠舖..皮匠場..裁縫屋,就看到剛剛跑過的大橋,橋的對面就是我剛剛跑過來的通道,我緩緩的往外區走,一邊走一邊想著,或許我根本不是一名戰士吧,站在橋上的我突然想到一個重點,在戰士的訓練場中所有的人都是穿著鎧甲,而我的導師是穿著華麗的長袍,我的確不是一名戰士,那我是誰?..我想到巴奈克的話,以及他手上的那把長劍

我是一名騎士,是一名黑暗精靈的騎士!

我恍然大悟,原來我搞錯了,那麼我應該找的是騎士的導師,騎士的訓練場,而不是戰士的訓練場,轉身往公共區走去,努力回想著當時的景象,也試圖找到屬於我的訓練場,只是,我的腳步停在橋上,我看見了他....那位穿著華麗紫色長袍的黑暗精靈,以及他那凶惡的眼神,他就站在橋頭,奈瑞克公共區的大門口,擋在我意圖想前往的路上

「你這個廢物居然還活著!」他對我說話了,那是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接著只見他伸出手,張開手掌開始念著咒語,我發現我的周圍開始出現黑色的迷霧,皮膚開始出現微微的刺痛感,就像曉達所描述的那樣,我什麼也沒想,轉頭拔腿就跑,跑出那個黑霧,逃脫那個痛苦的無助感

一直跑,那黑色的迷霧逐漸散去,一直跑,那皮膚的刺痛感逐漸消失,一直跑,直到我跑到城門前

低著頭氣喘呼呼的站在城門前喘氣,就在約定的地方還沒有看見任何營火之誓的朋友們,我無助的坐在地上,雙眼茫然的看著通往森林的隧道口,腦中不停的迴響著導師對我說的那句話

「小子,你在等人嗎?」一個和藹的聲音傳到我的腦中,我沒有抬頭看著,只是微微的點點頭
「那麼你應該跟那邊那兩位是一起的吧?他們剛剛也是在這邊等人的」
他的手指指向城門的右邊,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著兩個身影

我順著他的手指看了看那個方向,那是兩個穿著長袍的黑暗精靈,有點熟悉的身影,直到我看到他們的臉孔,我的心開始劇烈的跳動,那不是恐懼或緊張,而是高興

「沃夫!夢魂!」我忍不住大喊著,一邊喊一邊往那個方向跑去

「杜斯德!怎麼啦!看到我們有需要這麼激動嗎?」沃夫笑著,我沒有回話而是直接撲向他們

而那位黑暗精靈緩緩的走過來,和藹的笑聲依舊,笑笑的說著「你果然是跟他們一起的」
「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我一直無法忘記我朋友送給我的那句話一樣」

「我們說好會在此地再次相見,就會在此地再次相見,不論生..老..病..或是..死」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urast 的頭像
Xurast

夢魘.瑟瑞斯特.颶風

Xur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vender301
  • 很震撼的看完了!
    然後...我要敲碗XD
    好好看唷!很喜歡嘎風的敘述方式~快把第四集寫完吧!!!
  • 不准敲碗..
    小說有空才寫的啦..要先把生活進度拼完..哈

    Xurast 於 2009/10/26 09: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