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爾達騎士.jpg
支配亡靈的意志..我們死靈法師..是最高傲的獨行俠..
~曉達˙奈克羅~

-----

「等等!讓我搞清楚現在的情況!」我伸手制止了曉達對骷髏戰士下達命令的手勢
「如果他們真的都是自由港法師公會的成員..我們這麼做..未來到自由港會被他們敵視的」
轉頭看著沃夫和夢魂「同樣是法師..他們也有法術的知識..或許未來會有機會交流阿!?」

沃夫似乎有一點認同我的想法,靜靜的看著曉達,又轉頭看看夢魂,皺著眉頭沒有說任何話

我看著大家沒有任何反應,接著又說「如果是要染血的白布,或許就是指他們身上的衣服」
「那麼也許有別的方法可以取得..藉由跟他們溝通..或是怎樣..」我一時想不出具體的辦法

「你還不了解嗎?所謂染血的白布就是指殺了他們之後的戰利品..」曉達冷冷的說著
「他們在這裡做什麼你應該看的很清楚..崇尚光明的他們在這片森林中找到唯一的光源」
說到一半突然轉頭看著夢魂「也有可能是想要摧毀這座黑暗精靈的傳送平台!」

「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於想要回到奈瑞克的黑暗精靈們將會造成威脅..」夢魂點點頭,回應著
「打敗這群自由港的法師..也許就是導師給我們的考驗..證明我們夠資格穿上暗靈的長袍!」

「這不是唯一的辦法..不會是的..」看著夢魂似乎認同了曉達的說法,我急著阻止他
「阿魯..身為牧師的你..不會這樣輕易的讓法師們互相殘殺吧!都同樣身為法師」

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冰冷,看著我淡淡的說著「但是他們是崇尚光明的人類阿..」接著說
「不論我們做什麼,他們始終不會接納代表黑暗的我們..我們黑暗精靈..是光明的敵人」

「是啊」基立恩似乎聽到了一個可以接受的說法「我們不傷他們..不代表他們不會傷我們」
「因為我們是黑暗精靈..在他們的眼中永遠是邪惡的威脅....」

「杜斯德....」沃夫推推我的手,無奈的說著「雖然我覺得你說的也很有道理..但是....」
他轉頭看著那群法師們「我真的覺得..就算我們不殺了他們..他們也會殺了我們」

「杜斯德..如果你不想殺他們,你可以離開,或是在一旁看著就好」曉達對著我說著
「但是相信我,他們絕對會因為你是黑暗精靈而視你為敵人!一定會!」他加重了語氣

我沒有回他話,只是默默的後退一步,用行動來告訴他:我退出這個行動,曉達只是搖搖頭
接著回過頭去看著每一個人,確定了每個人的決定後「這些異教徒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他指著其中一個異教徒「看起來他們好像沒有任何防備的站在那裡,其實不然」
「每一個異教徒的身邊都有一個看不見的風元素守衛在守護著他們」

「看不見!?」沃夫驚呼著「看不見的風元素要怎麼打阿」沃夫緊張的問著

「你先等我說完嘛..」曉達稍微安撫一下沃夫「這些守衛只要發動攻擊就會現形,但是呢..」
曉達微微的笑了一下「我寧可先解決掉他們的主人來讓這守衛消散,而不花時間對付他們」

「聽起來還滿容易的嘛!」夢魂摩拳擦掌興奮了起來「我就直接用火球炸掉他就好了!」
「這群法師看起來真的是不堪一擊,比剛剛那些森林裡面的野獸還要弱小的感覺」

基立恩聽了也笑了「我想只要脖子上劃個一刀就可以了結他們的生命了」
他一邊說一邊把玩起手上的小刀「染血的工作就交給我就好啦!」

「那..那..我可以在一旁看就好了嗎?」沃夫在旁邊隨便補了一句「我實在沒什麼好咒語說」

夢魂聽了哈哈大笑「你的份就我來幫你吧!幻術師還真是有點沒用呢..」看看沃夫的表情
「哈哈!當然是針對現在這種情況啦..幻術師一定有很重要的時候」他連忙補充著

阿魯沒有說話,只是笑笑的看著大家興奮的模樣,接著轉頭看著在後頭的我,眼神有些遺憾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的決定沒有錯!」我看了看阿魯的眼神,冷冷的對他說了幾句
「或許我還不了解這其中的意義,或許未來我會發現我錯了,但是現在我決定這麼做!」

他聽了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回頭對著大家說「大家不要低估敵人囉!我會看好你們的」
接著他走到我身邊坐下,笑笑的看著大家準備進擊的模樣,口中默默的吐出幾個字

「你真的很不一樣....」

我皺著眉頭,疑惑的看著阿魯「什麼意思?為什麼說我很不一樣?」

阿魯沒有轉頭看我,而是一直看著前方其他朋友們「你還記得那時我跟曉達和你分離的時候吧」
「我們之後跨過一座橋,走進一個隧道,那裡有一座像在湖中央的神殿」阿魯仰頭吸了口氣
「那裡是牧師的神殿,但是我的導師沒有帶我進去,而是領著我跟著另一個女黑暗精靈走」

「為什麼?那個女黑暗精靈到底是誰阿?」我沒有等阿魯述說下一句,搶著問了幾個問題

「她是侍奉仇恨王子的其中一名女祭司,同時也是一名黑暗精靈的....」
他話說到一半突然站起身大喊「基立恩!小心你後面!風元素守衛在你後面!」

我連忙轉頭看著眼前的戰局,基立恩聽到阿魯的提醒,迅速的向右方跳開閃掉了守衛的攻擊,那元素守衛的模樣很特別,就像一個小小的龍捲風,兩個銀色的護腕就像是他那無形的手腕,大概三呎高,漂浮在空中,他的攻擊似乎是靠那兩個銀色的護腕在打擊著敵人,夢魂迅速的用定身咒限制了那守衛的行動,而那守衛的主人現在正雙手抓著脖子,像是缺氧般,表情極度扭曲,再他的周圍還有一團很詭異的黑霧包圍著他,接著曉達的骷髏戰士衝了上去,朝他的肚子上狠狠的打了好幾拳,吐出幾口鮮血後,倒在眾人的面前

「看樣子,是我高估了這些異教徒的實力了..真的就如夢魂所說的不堪一擊」阿魯笑著說
「對了!我剛剛說到哪了..是那名女祭司嗎?」他坐回了原位轉頭看著我,等我的回應
我只是點點頭,沒有提出任何的疑問,只是等著他的答案

「她同時也是黑暗精靈的皇族」沒有讓我提問,表情疑惑的仰頭「雖然我也不清楚皇族..」
「但是我發覺,在那個隧道之後的黑暗精靈,好像都是皇族的成員,服裝都很華麗」
說完看著我說「我想,聽你說你的導師服裝很華麗,你的導師應該也在那區吧」

我沒有回話,只是低著頭想著「所以..你說我很不一樣,是因為同樣身為皇族的曉達嗎?」

「還有我也是..」阿魯很堅定的說著「我們黑暗精靈是不可能與崇尚光明的人們和平共處的」

我聽完嘆口氣,緩緩的站起身「這樣也好,至少我不用再在意為什麼導師不願教我什麼」
「因為我就是如此不同!我不是皇族的一員..我也不想成為皇族的一員!」說完低頭看著阿魯
「沒有人給我指引的方向也沒關係..我還有巴布蘭..還有你們..我可以學著成為一名戰士」

看我如此固執,阿魯也沒有繼續說什麼,對我微笑了一下就起身準備加入前方的戰局,我則是繼續坐在原地,手托著頭想著,視線始終沒有離開前方的戰局,面對這樣脆弱的敵人,大家戰鬥起來感覺相當的輕鬆,那群穿著白色長袍的異教徒一個接著一個倒下,某方面來說..這就像是在屠殺他們一樣,男的..女的..高的..矮的..無一倖免..

「嘿!你看看這群膽小鬼!開始逃跑了!別以為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們自豪的火球對我的骷髏戰士是沒有用的!別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呼呼!這風元素守衛還真是可愛阿..可惜你的動作根本就跟不上我!」

「喂!有一個往另一個方向逃了啦!」沃夫急忙的大喊著,我轉頭看向沃夫的位置
那個異教徒正往我這個方向跑過來,一邊跑一邊不時的回頭看著正在屠殺他們的大家,當他再一次轉頭注意到我就在他面前時,我看到他的表情,那是極度恐懼下扭曲的面容,他已經完全沒有戰鬥的意識,只是想著活命,看到我在他逃跑的路上,他只是緩了幾步,接著就轉向另一個方向繼續逃跑,口中不停的說著一種我聽不懂的語言

「杜斯德!別讓他逃了!快殺了他阿!」曉達緊張的大叫著「不然我們會有危險的!」

我看了看那個逃跑的異教徒的背影,又轉頭看著曉達,冰冷的雙眼對上了彼此,我用眼神告訴他,我的決定沒有改變過,我說過我不會動手殺這群自由港公會的法師們

這場戰鬥暫時告一段落,夢魂和沃夫在戰場翻動著屍體,剪取一些染血的白布
其他人緩緩的往我這個方向走來,基立恩甩了甩手中的小刀,試著甩掉小刀上的鮮血
「還真是過癮..雖然不像對付野獸那樣有挑戰性,但是偶爾練練刀也不錯阿」

阿魯面無表情的走來,什麼話也沒有說,而曉達則是面露凶狠的走過來,重重的推了我一把
我往後退了幾步,抬起頭了狠狠的瞪著他「我說過,我不會傷他們!」我再一次重複

「你知不知道放走了他會有什麼後果!!他會再回來的!而且會帶一群人回來報仇!」
曉達指著我,狠很的說著,他的態度非常的嚴肅..語氣也非常的憤怒

基立恩趕緊走到我們中間試圖阻止我們的衝突「你們冷靜一下,應該沒有這麼嚴重吧?」
他接著轉頭問著曉達「經過這場戰鬥,他們應該了解到不是我們的對手,還會回來送死嗎?」

「一兩個異教徒當然不是我們的對手,但是如果是一群的話,那結果會是完全不一樣的」
曉達說完看了看那位異教徒逃走的方向「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裡,不然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對吼..這樣說也有道理..」基立恩點點頭「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

「喂!沃夫!夢魂!快回來!這裡等等會有危險!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曉達朝著他們的方向大喊著「先別管戰利品了,我們等等再回來撿!快回來!」

他們兩個聽了放下了手邊的搜括動作,緩緩的走來「什麼事情這麼著急阿?」
沃夫疑惑的問著「是說剛剛那個逃跑的異教徒還會敢回來報仇嗎?」

「他們會回來的!相信我!」曉達的語氣非常堅定且嚴肅「而且我想應該快了..」
他突然轉頭看了看那個方向,突然緊張的大喊「來了!他們回來了!快逃阿!」
只見曉達揮著手指揮了骷髏戰士衝向那群異教徒來的方向,接著自己就朝另一個方向逃跑
「我的骷髏戰士可以暫時拖住他們!大家快逃!」

「等等阿!曉達..我不知道奈瑞克在哪個方向阿?當時是你帶我們來的!」
「跟我來!我知道在哪!只要沿著坡地的邊緣走就會到了!」阿魯指著前方說著
「等一下!沃夫還沒跟上阿!」基立恩注意到了跑在最後頭的沃夫,緊張的大喊著

此起彼落的呼喊聲,場面非常的混亂,我轉頭看了看跑在最後頭的沃夫,也注意到了樹叢邊一群白色的身影,曉達的骷髏戰士正被三四隻風元素守衛圍毆著,我想他撐不了太久,停下了腳步,左手架起盾牌,等著沃夫趕上

「你在做什麼?快點逃阿!你一個人對付不了他們的!」阿魯對著我大喊著
「別理他了!就讓他去跟那群異教徒交流吧!他會明白他所相信的是錯的!」曉達冷冷的說著

聽著曉達的話語,我沒有回頭瞪他,因為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保護我的朋友。我沒有抽出長劍,想藉此表示著自己沒有要戰鬥的意願,看著骷髏戰士瓦解成碎片,那群異教徒們開始大喊著,一邊比著手勢指著我,一邊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那些風元素守衛逐漸在我的視線中消失,我仍然沒有卸下盾牌,繼續等著沃夫

「我....我的腳..我的腳動不了啊!我動不了!」沃夫很緊張的大喊著,那聲音中伴隨著恐懼

我轉頭看到他停在距離我大概五步的距離,可是腳卻被土給纏住,我很快的察覺到那是定身咒,那是異教徒所施展的法術,此時我慌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不知道該如何順利安全的脫身

眼前突然緩緩現出了幾個身影,風元素守衛已經衝到我的面前,接著就是一記重擊,重重的打在我的盾牌上,我蹲低著身體維持住自己的平衡,右手抽出長劍準備反擊,但是從另一個方向又出現一個風元素守衛,一個沉重的打擊,直接擊中我的肚子,我忍著痛站穩身,開始瘋狂亂揮雙手的武器,死命的掙扎想要擺脫掉這幾個元素守衛的攻擊,眼角的餘光看到幾個異教徒的雙手出現耀眼的火球,不到幾秒鐘的時間,那幾個火球就無情的朝我的方向飛來,我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抬起盾牌試圖擋下火球

轟!一股劇烈的灼熱感從我的手臂上傳來,木板製的盾牌在我手上開始燃燒,反射神經驅使著我奮力的甩著手想甩掉正在劇烈燃燒的盾牌,右臉卻又冷不防的襲來一記重擊,我看到的是元素守衛那銀灰色的護腕在我眼前旋轉,再一拳將我整個人打倒在地上

此時的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我想我死定了吧....

絕望吞噬了我的知覺,左手的燒傷和身體承受的打擊痛楚不時傳到我的腦中,折磨的我的心思,我眼神迷濛的看著前方,好像有幾個人影在奔跑著,還有很多聲音傳到我的耳中,只是我完全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也看不清楚他們是誰,劇痛已經完全奪去我的知覺

曉達說得對..我是黑暗精靈..不可能和崇尚光明的人們和平共處....

疼痛的感覺逐漸消失了,是我的痛覺麻痺了吧?還是說....喔..對了....
也許..我已經死了..我到了另一個世界..我已經到死後的世界了..那這裡是天堂..還是地獄呢

「杜斯德!振作點!快起來!」一個響亮又清楚的聲音傳到我腦中「我們快沒時間了!」

「阿魯..?」我似乎逐漸恢復了意識,而且可以清楚的聽懂他的聲音「這裡是天堂嗎?」

「你在說什麼傻話!快!基立恩和夢魂沒辦法拖住他們太久的,我必須趕快去支援他們!」
他的神情很著急,眼神一直看著遠方,手中的白光是正在治療我的治療咒語
「應該差不多了,如果你現在沒辦法戰鬥就快點逃!我可不希望我的朋友死在這裡!」

我想起了我的處境,努力撐起身體往回看去,基立恩正快速的跑向那群異教徒,他敏捷的身手,迫使著異教徒們中斷正在施展的法術而保持著距離,而夢魂則站在沃夫的身旁,靠著定身咒控制著元素守衛的威脅,還有我面前阿魯的背影,專注的施展保護魔法支援基立恩,看著這一幕,我的心開始劇烈的跳動,情緒激動了起來,抓起在草地上的長劍衝上去,不顧阿魯的呼喊,現在我只想加入這場戰鬥,為了這群回頭救我的朋友,就算會死,我也會跟他們在一起

我的雙眼狠狠的盯著其中一個異教徒,雙手緊握著長劍,快速的朝他的位置衝過去,他似乎注意到我的來襲,不慌不忙的唸起咒語,我看到他的前方出現一個白色的球體,我沒有注意到那一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感覺到胸前突然有一股強大的衝擊力,接著我整個人就被震飛到幾十公尺之外的草地上,連續打滾了好幾圈,終於停了下來

「嘿!你看看你看看..這不是那幾個新一代的廢物黑暗精靈嗎?」
正當我倒在草地上,兩眼無神的看著天空時,耳邊傳來了幾句似曾相識的聲音

「喔喔!好像是耶!看樣子他們好像已經感受到這座森林的恐怖了」
「就他躺在這裡的位置看來,似乎是傳送平台那邊正在上演著戰鬥呢!」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還沒有死,不過我想也差不多放棄了生存下去的意志了」

我想起來了..他們是站在奈瑞克門口的那幾位龍騎兵,會在這邊應該是出來巡邏的樣子,此時我的心情很複雜,他們恨我們,我也狠他們,要他們幫忙也許只是徒勞無功,但是現在,我的朋友們身陷危機,這種情況可能只有他們能救我的朋友了

只能這麼做了,我翻個身伏在他們的面前「拜託你們..救救我的朋友,就在傳送平台那..」
我跪在他們面前,拋棄所有的尊嚴懇求他們「他們正被異教徒攻擊著..求求你們..」

其中一個龍騎兵看到我這種反應,仰著頭開始大笑「我憑什麼要救你們!?」
「你們活下來也只會給大家造成麻煩..這些都是測試你們是否能生存下來的考驗」
「看來很明顯的..你們根本不適合生存下去阿」另一個龍騎兵接著說

「可是..我們都是黑暗精靈..我們都是你們的族人阿....難道你們要見死不救?」
我苦苦的哀求著「我求你們..他們沒辦法撐太久,對方的人數實在太多了..」

「哼!如果是這樣..你為什麼不趕快回去幫忙?還在這邊跪?」他仰著頭用輕蔑的眼神看著我
「我勸你最好趕快衝回去幫他們,然後一起死在那裡,反正你們都是廢物!」

果然沒錯....我的心中開始蔓延著一股念頭..我恨他們..我深深的痛恨他們!

「好..我會去的..但是..」我緩緩的站起身,眼神邪惡的瞪著他們
「你們給我記著!總有一天我會找你們算帳!我一定會的!」

「哈哈!我看那天不會到來的..因為你今天就會死了..你說是不是阿?」
「哈哈哈!沒錯!看你現在這個樣子..我看你根本活不過今天!去吧去吧!」

兩個人一搭一唱的冷嘲熱諷傳進我的腦中,我無法再忍受了,我像發狂似的一陣狂吼,往他們的身上衝過去,無意識的伸出我的左手,一陣詭異的黑霧從我的左手臂上爆出,在那黑霧中,我看見我的左手背上出現一個發著紫色光芒的印記,當我一使力張開手掌,那團黑霧形成一個半透明的邪惡臉孔,伴隨著詭異的尖嘯聲快速的衝向其中一個龍騎兵,被黑霧圍繞的銀白色胸甲像是被黑色的火焰燃燒般,當那邪惡的臉孔衝到他身上時,彷彿帶著一股衝擊力震擊他,使他連續後退了好多步最後倒在草地上

我被剛剛的景象嚇住了,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左手,那紫色的印記還在手背上,不過當我接著抬起頭時,迎面而來的是一記盾牌的撞擊,那撞擊的力量很強,比起之前所受到的所有撞擊性的攻擊都還要強,我馬上一陣暈眩的跌坐在地上

在我完全昏迷以前,我聽到了他口中吐出了幾個字
「切!居然是傷害之觸!原來這傢伙是一名闇騎士啊....」
接著..我就暈了過去..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urast 的頭像
Xurast

夢魘.瑟瑞斯特.颶風

Xur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vender301
  • 喔喔!!!原來是闇騎士!
    不過杜斯德好像常被打或昏倒耶XD
  • 因為他還菜嘛...也因為他還沒有領悟到這世界的黑暗阿...噗..
    "闇"騎士...知道這個闇的意義吧XD

    Xurast 於 2009/12/16 22: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