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爾達騎士.jpg
那是詛咒!因為仇恨而產生的力量,那是一種詛咒!
~奎爾,精銳龍騎兵~

-----


我緩緩的睜開紫紅色的雙眼,映入眼簾的仍然是那熟悉的房間,陰暗的大理石牆上刻滿著符文,除了滴水聲外沒有任何的聲響,我輕輕的將牆上那刻滿名字的木頭取下,用雙手捧著走到床邊

「曉達....如果當時我聽你的話..現在的一切會不會改變呢....」

我無法忘掉那一刻我放走的那位異教徒的臉孔,我固執的舉止讓朋友們陷入危機,如果當時我殺了那一位異教徒,他就不可能去找來他的救兵,我們也不會被包圍,而我..或許就不會在那時對著龍騎兵使出傷害之觸,一個既是詛咒..又是命運的束縛

這一切..到底會不會因此而改變....

=====

滴答..滴答..在這個寧靜的黑暗世界中,只有傳來滴水的聲音,我努力的睜開雙眼,眼前是大理石砌成的天花板,上頭爬滿了綠色的苔蘚,既陰暗又潮濕的空間,

我昏迷了多久?..這裡又是哪裡?..

我試圖坐起身想搞清楚這地方到底是哪,卻一點力也使不出來,反而引來劇烈的暈眩感,雙手抱著頭無力的扭動掙扎著,那暈眩感卻越來越劇烈,彷彿一股力量要將我的腦部撕裂般,最後,我只能無力的躺在那..兩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旋轉著..漸漸的模糊....

「你是說你們剛剛帶回一名襲擊兄弟會成員的闇騎士!?這怎麼可能?」
「是真的..我原本也不相信..但是看他盔甲上的痕跡..我可以很確定那是傷害之觸燒出來的」
「帶我去見見他吧..想不到這批新一代的黑暗精靈有這麼多位成員擁有這種血統」
「沒問題!跟我來吧..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醒了沒有..」

躺在地上的我,根本分不出來這聲音是從哪邊傳來的,但是聽著那不停迴響的腳步聲,聽起來像是某種長廊吧....而他們所說的闇騎士..就是指我嗎?

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大聲,接著停了下來....
「就是他..看樣子他應該是醒了,不過被奎爾的龍盾衝撞過應該是沒辦法太快清醒」
「....原來是他啊..怪了..我居然沒有在第三道門前見過他....」
「呵呵..看來他似乎是這批黑暗精靈中將被淘汰的一群..我有聽奎爾說過」
「這樣吧..等他醒了..你派個人帶他到第三道門來找我..可以幫我這個忙吧」
「這當然沒問題!您可是鼎鼎大名的吉諾魯薩爾大人呢!」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位傳說人物的名字,也是他第一次用這種語氣談論到我

聽著腳步聲漸行漸遠,我的意識開始逐漸清楚些,這裡應該是奈瑞克的某個地方吧,我開始回想著..為什麼我會在這邊?我昏迷了醒來時已經在這邊了,我在哪邊昏迷的?我為什麼會昏迷?為什麼會....我是在....

想到這邊我突然心理一陣刺痛,不顧那股強烈的暈眩感,我迅速的坐起身來
「沃夫..阿魯..夢魂....」我嘴裡緩緩吐出這幾個名字,心理不安的感覺迅速蔓延到全身
「你們還好嗎?..拜託你們一定要平安的活下來..如果沒有你們....我....」
當我想起我昏迷前那一刻的情況時,那股不安感完全的征服了我的心智,讓我開始想著....
想著每一種可能的情況,彷彿就像是已經成真一樣,越是這樣想..那影像就越真實....
畢竟在那種惡劣的情況下,我很難不往那邊想..

我的內心逐漸的被絕望吞噬,我開始相信我所想像的事實,我的朋友都已經永遠離我而去....而我,也想跟著他們去,想到那個世界去找他們,緩緩的站起身,環顧著這個房間,四周都是大理石沏成的牆面,岩石的縫隙中長滿了綠色的苔蘚,印證著瀰漫在空氣中的潮濕感,房間沒有任何窗口,只有一個已經生鏽到發黑的鐵門,以及從長廊盡頭傳來的滴水聲

緩緩的走到了鐵門邊,臉貼著發黑生鏽的鐵門,試圖看著外面,長廊牆上的火光搖曳著,我的心也如那火光般....漂泊、無望,直到我低下頭,看著鐵門前方的地板,一雙鐵灰色的鐵靴出現在鐵門的前方,就如同那幾位龍騎兵一樣的鐵靴....

「你說的沒錯....我是個廢物....應該要被淘汰的廢物..」我沒有抬起頭,接著說
「如果你是要來帶我去第三道門的人..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希望你幫我..」
「那個請求就是..如果可以..請把我殺了..讓我到另一個世界去找我的朋友..」
那應該是眼淚吧,我的雙眼逐漸迷濛,但是那一刻,我真的不想再活下去

前方的龍騎兵沒有任何動作,仍然是靜靜的站在那邊,沒有說任何話,直到我抬起頭..我看見眼前的他....她....正疑惑的看著我,那對淡綠色的雙眼在黑暗中閃爍,看著她將我從腳到頭打量了一下,最後對上了她的雙眼....

「他們一定是搞錯了!說這裡有位闇騎士需要被護送到第三道門」她開口了,
語氣充滿著不耐煩,接著說「我現在眼前只有一位懦弱的黑暗精靈..想要我殺了他..」

我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她,那似曾相識的面容,我認得那個面容..應該說....
我忘不了那美麗的臉孔,她就是領著我走到奈瑞克公共區的女戰士,只是我想..她沒有認出我

「喂!他們說的闇騎士在哪?你知道嗎?」說完,她的眼睛轉向我的左手
當她看到我左手背上的印記時,她的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會吧....他們說得闇騎士....就是你嗎?..」語氣中帶點驚訝,帶點鄙視

我只是冷冷的看著她的雙眼「現在..妳願意幫我這個忙嗎?用妳腰間的劍把我給殺了」
我再一次重述了我的請求,那聽起來無理的請求,但對當時的我而言,卻是充滿意義

「哼!等你走出第三道門再說吧!」她一邊回話,一邊用鑰匙打開那道生鏽發黑的鐵門
「等我完成上頭交付我的任務,送你到第三道門之後,我再來考慮你的請求」

那鐵門不知道已經鏽蝕了多久,我不認為眼前這位女子有辦法打開它,看著她用鑰匙轉了好久都轉不動,認真的神情有點可愛,她沒有發現我一直在注視著她,而是一直專注在她眼前的工作,我仔細的打量著她,從頭到腳,我確定她就是那位女子,看她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介意讓我試試看嗎?說不定我的力氣可以把它轉開」我開口問著,她仍然沒有抬頭
「別擔心我會搞什麼鬼,我也想趕快出去,趕快去完第三道門,然後....」

「別吵啦!」她大叫一聲制止了我的話語「我可以打開這扇門的!」

我沒有回她,而是後退幾步,靜靜的看著她認真的臉龐,和那倔強的脾氣,直到那生鏽的鐵鎖終於被她轉開,順利的打開眼前那道生鏽到發黑的鐵門

「你看!我就說我可以的!」她仰著頭,神氣的對著我說著「別以為我是女的就這麼沒用!」

我聽了,臉上浮出一股微笑,調侃的回了她一句「我可沒有這麼說喔..」

「你有!你那話意思這麼明顯!」她不服氣的回嘴,話語中不如剛剛那般死硬,
我感覺到她的內心,其實不是那麼的死板,或是說,她完全不像是龍騎兵給我的印象那樣

「走吧..我還要等著妳幫我了結我這廢物的命呢!別拖拖拉拉了,我的朋友正在等我呢!」
我一邊說著,一邊走向門外的她「帶路吧!龍騎兵!我可以這樣敬稱妳吧」

她看了我一眼,停頓了一下,我沒有注意到她那時的眼神,接著就揮揮手,指著長廊的一頭,接著緩緩的引領著我走去

走廊的盡頭通到了一個圓形的廣場,地面是由沙石組成,不像是剛剛大理石長廊般的石板地面,廣場的四周是高聳的看台,就像是一座競技場的感覺,看台上有幾位全副武裝的龍騎兵在交談著,他們注意到我們時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繼續他們原本在做的事情,不像之前用那厭惡的神情盯著,那感覺跟之前龍騎兵給我的感覺差很多,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是因為我真實的身分?還是因為身邊的這位女子?或是....因為那位大人物的關係,那名為吉諾魯薩爾的人,正當我在看著四周環境時,我發現她的步伐變小,像是要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

「我是不是之前有見過你?」她沒有回過身,而是繼續走著,小小聲的說著
「我覺得你....很眼熟,我們之前見過面嗎?我好像有在某個地方看過你」

我沒有回她,而是繼續的看著四周,裝作漠不關心的樣子,等著看她有什麼反應

「不對阿..我之前遇到的那位明明是一個戰士..不過跟你長真像..」她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
「可是真的很像..不過那個人呆呆的..不可能是闇騎士..雖然現在這個膽小鬼感覺也不像」
她轉頭瞄了跟在身後的我一眼「真的好像..感覺你就是我之前撞到的那個戰士」

我一直在猶豫著,到底該不該跟她說我就是那位她撞到的人....

我沒有說,我還是靜靜的跟在她身後,穿過競技場的窄閘門,接著是另外一個長廊,就和剛剛那..牢房的感覺一樣,兩旁的牆上除了長滿青苔的潮濕感,還有搖曳的火光,長廊的兩側很多道生鏽的鐵門緊緊關著,房間裡面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但是我似乎可以看見那房間的空間有多大、或是裡面有沒有人,縱使那裡面一點光都沒有,很多房間裡面都沒有人,只有少數的房間有黑暗精靈躺著,看起來就跟我那時的情況一樣

這些房間..到底是做什麼用的阿?我沒有提問,只是把這個問題藏在心裡

「這些房間都是關著一些罪犯..或是從外界捕捉進來的兇猛生物..戰士..」她突然開始解釋著
「準備送到試煉場上和龍騎兵較量訓練用的」就像猜透我的心思一樣,解答了我心中的疑問
接著..她轉過頭瞄了一眼,我看到她的臉龐有微微的笑容「我想你應該會想問這個問題吧」

「是阿..想不到被妳猜到了」我似乎有點心動,因為她那甜美的笑容

她聽了之後小聲的笑了幾聲「哈哈..因為我看你一直很專心的在看著四周的環境嘛」
「感覺你想了解這個地方,這樣說也是,因為闇騎士不應該到這種爛地方才對」

我困惑了一下「爛地方?為什麼這麼說?龍騎兵不是守護奈瑞克的重要組織嗎?」
「守護家園是一份榮耀的差事,龍騎兵應該深感榮譽才對吧」

「唉....你不會懂的..」嘆氣聲表示著她的無奈「身為龍騎兵,永遠不會像闇騎士那樣..」
「像闇騎士般感受著父親的愛,感受著父親所賦予的期待..和祝福..」她的聲音似乎很沮喪

我不懂她為什麼會這樣想,當時,我也完全不了解黑暗精靈的文化與傳統..和信仰..我不知道怎麼回她,而是靜靜的跟著她的步伐,沒有說話....

「我們龍騎兵..此生此世都沒有辦法踏進第三道門....」這是她走出長廊的最後一句話

步上長廊盡頭的階梯,眼前的巨牆喚起了我過去的記憶,尤其是那盾牌上的圖騰,我知道這裡就是龍騎兵的競技場,我來到這裡過,也在這裡被趕出去過,巨牆前面的廣場,我彷彿看到前一刻我跪倒在牆前的模樣,而眼前熱鬧的市集,就是公共區

她停下了腳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頭問著我「有沒有覺得這裡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呢?」

「有啊..這裡就是上一次我們分開的地方」我決定告訴她「只是我不是戰士..而被趕了出來」

「果然沒錯!你就是上次我撞到的那個人」她似乎很高興「我就想說你很眼熟」她接著說
「哇..闇騎士耶..第三道門裡面到底長什麼樣子阿..你可以告訴我嗎?」
她似乎很崇拜闇騎士,將闇騎士描述的像是一種身分榮耀的象徵,也對闇騎士的一切很感興趣

但是,她的問題,我現在卻沒辦法回答她「我還沒有進去過第三道門....」我低著頭
「我甚至是到剛剛才知道..我是一名闇騎士..聽妳對闇騎士的描述..我都有點不好意思」

「對吼..」她似乎理解了什麼「所以隊長才要我帶你到第三道門..你搞不好還不知道在哪」

「我的確不知道第三道門在哪..」我無奈的回答

「那走吧!我現在就帶你去」她興奮的說著「不過我有個小小的請求..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

「妳說吧..就當做是我還妳上一次帶路的人情」

她開心的點點頭,接著四處張望了一些,頭湊到我耳邊小小聲的說著
「我很想去第三道門看看..不知道你進去之後能不能幫我這個忙..就算是看一眼也好」

她真的很想見識一下那個神秘的地方「好..進去之後我會想辦法的..」我答應了她的請求

「那麼我們就出發吧!」說完,她馬上拔腿衝了出去,就和上次一樣奔跑著

我緊緊的跟在她身後,穿過公共區的走道,迎面而來麵包店中傳來麵包的香味,鐵匠舖外的爐火熱氣,還差點撞上了抱著一大袋布料的商人,奈瑞克公共區是一個熱鬧的市集,第二次造訪這個地方,仍然覺得充滿著生氣,不知道跑了多久,胸口開始有微微的缺氧感,我看到她停在一座巨大的山洞前,洞口有幾位龍騎兵在看守著,隧道裡面一點光都沒有

「到了!..這個隧道過去就是第三道門了」她一邊喘著氣,一邊和站在她身後的我解釋著
「依照規定,龍騎兵只能走到這裡,接下來就只有擁有身分的人才能進去」

她喘著氣,回頭看了看站在身後的我「不會只跑這樣就沒有氣說話了吧..」她調皮的說著

真的,那股缺氧的感覺的確讓我有點說不出話來,但是我還是努力的硬擠出一句回應
「謝謝妳..」我是這麼說的,接著彎著腰努力的換著氣

微笑在她的臉上綻放,笑著對著我說「別謝啦!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喔!」
「我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看守在外區和公共區之間的隧道!那是我工作的地方!」

這句話很明顯的告訴了我未來可以到哪邊去找她,而我也笑著點點頭,回應了她的答覆,那一刻,我真的已經暫時拋掉了之前的煩惱,以及關於朋友的那些悲觀想像,我現在所想的,就是走進第三道門,看看有沒有辦法讓她也進來看看這個神秘的地方

我站在洞口,看著她轉身準備離去,我想她應該還是會用跑的吧..那奇怪的習慣,只見她突然回頭看了看我,注意到我一直在注視著她,她的嘴角微微的上揚著,笑笑的對著我揮了揮手道別,接著就轉過身跑進公共區熱鬧的街區中,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喂!前面那個傢伙!」一個很不客氣的語氣從我身後傳來,我微微的轉頭用側臉看了一下
「就是說你啦!你到這個地方來做什麼!你知道這裡是禁區嗎!?」他的聲音越來越大

我的好心情被他那惡劣的語氣給打亂,我轉過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會以他們的對我的態度來還以顏色:一臉不屑、鄙視、瞧不起他們的態度,狠狠的看著他們,當我們兩人四目相對互相盯著看時,兩個人都沒有說任何話,我也不想回話,因為沒什麼好說的,拉了拉左手的袖子露出那印在手背上的印記,接著不發一語的往前走

果然..他沒有再繼續說什麼,退開到他原本守備的地方,但是他的眼神依舊沒有改變

我想她說的對,闇騎士的確在這裡是某種地位的象徵,不然他們不會因此而改變態度
「怎麼?發現我是不該惹的人了嗎?」我囂張了起來,因為我是一個闇騎士
「剛剛的態度去哪了?什麼叫我知不知道這裡是禁區嗎?」我將不滿的情緒全發洩在他身上

他依然沒有回話,但是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神傳達著一種訊息,非常不爽的訊息
彷彿就像主人在罵奴隸,而奴隸卻不能還手,只能靜靜的挨罵那種感覺

「哼!這裡的確是禁區,不過是你們不能進去的禁區!知道嗎!」我對著他狂吼著

「夠了..小伙子..」身後的一個聲音制止了我「何必把氣出在一個守衛身上」

我轉過身,看著對我說話的那個人,他是一個全身穿著黑色盔甲且身材高大的黑暗精靈,那是件很華麗的黑色盔甲,上面畫有很多符號和紋路,從臉上的皮膚看來似乎有一把年紀,紫色的雙眼和一頭銀灰色的長髮,我沒辦法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他的情緒和態度,但是他卻給我一種很崇高的感覺,令我不敢一直直視他的雙眼

「看樣子你的恢復力還滿不錯的,這麼快就有精神在這裡大吼大叫」他接著說
「走吧!既然他們這麼快就把你帶來這裡了,我剛好就直接領你進去吧」

他說話時完全沒有任何表情,可是卻有一股令人畏懼的力量,在那壓迫下,我只能點點頭,然後跟著他一步步往那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隧道裡面走去......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urast 的頭像
Xurast

夢魘.瑟瑞斯特.颶風

Xur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