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爾達騎士.jpg
城角不起眼的雜貨舖,永遠歡迎著來自各地的冒險者
~巴布蘭,城角的雜貨舖老闆~

-----

燭光下的木製吧台反映出一股溫暖的色澤,四方形開放的佈置就像是一個路邊的攤販一樣,牆邊的木頭櫃架上陳列著各種形狀的瓶子,有的裝著奇怪的液體,有的則是充滿裂痕,同時也有各式各樣的小東西穿插在其中,那些像是戰利品的東西似乎佔了絕大多數,破損的布、獸皮、巨大昆蟲的腳、粘愁的蜘蛛網、染血的繃帶、骨頭的碎片和碎裂的武器

店內的老闆從吧台的底下拿出一瓶酒,倒滿了一大杯拿到我的面前
「來吧!慶祝你順利通過第一項考驗,這杯我請你!」身材壯碩的他臉上掛著滿滿的笑容
「別擔心我會下毒,你的兩個好朋友都已經整杯喝下去了!而且還想要續杯呢!」

我驚訝的看著站在一旁的沃夫,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盯著他看,嘴巴開開的說不出半句話
「幹麻?不相信我們這麼會喝阿?不然你那杯拿來我喝下去給你看」
沃夫說完伸手想搶我手中的杯子,不過我沒有讓他得逞,兩人就邊搶邊玩了起來

「你就喝了它吧!」剛剛到城門領我過來的黑暗精靈開口了,依舊伴隨著和藹的笑聲
「巴布蘭的酒可是所有冒險者都愛喝的呢!」

「別搶了啦!酒鬼!」我一手推開沃夫,停止了這無意義的打鬧「我喝就是了嘛!」

「呵呵,大家不會騙你的,這酒真的很好喝喔!」沃夫的臉上沒有絲毫的醉意
他還是一樣充滿著精神和朝氣,很像沒有任何煩惱可以煩他似的

我湊近了那杯酒輕輕聞了一下,這酒是甜的,混雜著一股很特別的香氣,黃澄澄的色澤卻非常的清明透徹,小喝了一口後,那甜中帶點苦形成一種很特別的感受,我閉上了眼,緩緩仰著頭感受著這特別的滋味,久久無法忘懷

「呵呵!這就叫泰爾達特調!我相信身為黑暗精靈的你們一定會喜歡的!」
「還沒跟你介紹我是誰呢!我是巴布蘭,城角雜貨舖的老闆!想找東西找我就對了!」
黑暗精靈瘦小的體格中,他算是非常壯碩的,這種體格配上中氣十足又宏亮的笑聲,真像足了一位經驗老道的酒保,或是說..他根本就是吧!

「巴大叔!可以再來一杯嗎?」坐在一旁的沃夫一邊揮著手,一邊大叫

巴布蘭聽了捧著肚子大笑了幾聲「小兄弟!當然可以阿!要多少有多少喔!」他接著說
「不過前題當然是你要能夠收集我所需要的材料,釀造這種特調酒的材料才行阿!」

沃夫聽了心情又興奮了起來,一邊問著需要什麼材料,需要到哪邊收集,同時又一邊問著配方,其中也提到了想要拜巴布蘭為師學習釀造技巧的事情,我相信沃夫真的是一名酒鬼,但是也覺得他真的像是對任何有趣的事情都相當的感興趣

一邊聽著他們談論的內容,一邊喝著手中的特調酒,我注意到低著頭靜靜坐在一旁的夢魂,正在微弱的燭光旁抄寫著什麼東西到他的咒文書上,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緩緩走到一旁觀看

「夢魂,你在做什麼阿?」雖然這舉動有可能擾亂了他,但我還是忍不住發問了

「喔..我在把導師剛剛拿給我的咒語捲軸寫到書上阿」夢魂很認真的回答著
「接下來我還要花時間把他記起來..這樣在真正需要這些咒語的時候才用的上」

「哇!這聽起來好專業的感覺,巫師的咒語都是這樣嗎?」聽著他的解釋,我忍不住又接著問

「魔法師、巫師和幻術師都是一樣的,我們都要靠記憶來施放咒語」他閉上眼接著說
「其實拿出書照著念也可以,只是在戰鬥中不可能會有那種時間翻書的..你說是吧!」

的確是這樣沒錯!我點點頭認同著,看著夢魂陷入沉思,嘴巴像是在念著什麼似的,我想他應該正在記憶著咒語吧,比起夢魂這樣認真的態度,沃夫就真的有點太隨便啦

「小兄弟!整天腦袋想著酒是不行的!你還不快學學你朋友..趕快體悟一下冥思的感覺」
巴布蘭的聲音突然變得稍稍嚴肅「你們倆可是暗靈術師團的新血,別丟他們的臉阿」

沃夫皺著眉頭「我又不像夢魂有這麼多咒文好抄寫的,導師給了他五張捲軸,我只有一張」
「而且還是感覺起來沒什麼用的心靈咒語,比起夢魂那火球阿、冰椎阿,根本不值得看」

巴布蘭聽了搖搖頭「這你就錯了..小兄弟..身為一名幻術師在團隊中可是非常重要的」
「你所擁有的不是像夢魂那樣的毀滅能力,也不是治癒能力,而是重要的控制能力」
他舉起手指著沃夫,聲音突然拉高「在混亂的戰鬥中,只有你能夠掌控戰局的!」

「是這樣的嗎?..」沃夫仍然抱著懷疑的態度「比起這樣我還寧願像夢魂那樣..」

「如果敵人是來一大群的呢!?你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攻擊他們嗎?」巴布蘭持續爭論著
「越強大的咒語所要花的時間就越長,而且也需要更強大的專注力的!那是不一樣的!」

「如果來的是一群,我想就算有個幻術師結果也是一樣的吧!」
沃夫擺擺手..依然堅持著他的論點

「我想過不久你就會明白了吧!」那位和藹的黑暗精靈一直站在一旁
「相信我們的話,我們都是經歷過很多事情,很多場戰鬥之後走過來的..」

我看了看站在角落的他,疑惑著他到底是做什麼的,那個角落就像是個不起眼的角落
那邊什麼都沒有..至少我是這樣認為「請問..還沒請教..我們該怎麼稱呼您呢?」

「我是波瑞爾,大家都稱我靈魂束縛者」他的聲音很平靜,有撫平心靈的感覺

「靈魂束縛者?是做什麼的阿..怎麼聽起來像是....」我嚥下一口泰爾達特調
「那就像是..把某個人的靈魂束縛在這..把他困在這裡似的」

波瑞爾聽了笑了笑「你說對了一半,我的工作的確是把靈魂束縛在某處」
「但是我是將那個人的靈魂保護在這裡,而不是困在這裡..」他接著閉上眼..低著頭說著
「至於用意呢..我只能說..我不希望你們會有需要到我的時候」

巴布蘭看了看波瑞爾的眼神「呵呵!你就告訴他們吧,他們遲早要知道這些事情的」

只見波瑞爾緩緩的抬起頭,那溫和的笑容依然掛在臉龐,搖搖頭回應了巴布蘭,巴布蘭似乎也明白他的堅持,他們兩個就像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一樣,不需要言語的溝通,就可以知道對方真正想的是什麼..在意的是什麼..或擔心的是什麼,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轉頭發現沃夫也拿出了他那張捲軸開始抄寫在他的咒文書上,接著閉著眼靜靜的坐在那兒,兩個人都很認真的在學習冥思的意義:一個術師加速記憶咒文和恢復專注力的基本功

看著沃夫和夢魂都正在自己的領域中前進,學習著成為一名幻術師和巫師該了解的技能,而我還是一樣,沒有任何目標,也沒有任何前進的方向,只能呆呆的站在那兒,腦裡迴響著我的導師對我說的那一句話....

「或許我真的是一名廢物吧..在戰鬥中丟了武器..或許是這樣我的導師才什麼都不教我吧」

巴布蘭笑笑的看著沃夫和夢魂認真的模樣,突然發現我正呆呆的站在那兒
「對了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阿?還有你的職業是什麼?應該已經找過你的導師了吧?」

聽著巴布蘭一連串的問題,我正準備開口,沃夫突然跳起來搶著回答
「我知道!他叫做杜斯德!他的職業是戰士!還有他是個很呆的戰......」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巴布蘭一掌壓回他的座位上

「你這個死小鬼!我還以為你真的很認真的在學習咧!給我認真坐好靜下心去冥思!」
他的聲音突然變的很有趣,那就像是受不了沃夫這個調皮的小子一樣

看著巴布蘭忍著笑的表情,我也笑了,一邊笑一邊重複想著巴布蘭的問題
「呵呵..我是杜斯德˙海瑞肯恩,感覺我應該是一名戰士..又好像不是..」

「噢!這就有意思了..」巴布蘭摸摸他的下巴,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我還是第一次碰到像你這種連自己是做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真是少見咧」

我聽了也很無奈「我不知道..我的導師什麼都沒說..只是想殺了我..或許因為我是廢物吧」
一邊講一邊低著頭「一個戰鬥中會掉武器的廢物,我想導師也不會想要這樣一個學生吧..」

巴布蘭沒有說什麼,臉上也沒有任何瞧不起或是同情的表情,只是俯下身到吧台的底下,從吧台底下拖出一個沉重的木箱子,翻翻找找著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我呆呆的站在那兒,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只看到他突然站起身,手中拎著一個木板組成的盾牌和一把長劍,放在吧台的桌上,接著眼神銳利的看著我

「身為一名戰士就要有戰士的樣子,收下這些武器吧!」他用宏亮的聲音對我說著
「你的導師不教你東西不代表你是廢物,只是他覺得時候還未到罷了!別想太多!」

我依然呆呆的站在那兒,沒有任何動作,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相較於回到奈瑞克之後所碰到的每一位和戰士有關的人,除了巴布蘭和那位女戰士之外,其他的人對自己的態度都是非常的差、惡劣、甚至到鄙視仇視的態度,這之間的落差太大,讓我一時間無法接受這樣的禮物和這樣....如我心目中導師般的態度

「你就收下巴大叔的好意吧!」一個聲音將我迷糊的意識拉回,那是夢魂的聲音
他拿起放在桌上的長劍和盾牌,交到我的手上「我們也差不多該動身了!」

「動身?去哪?」我疑惑的問著夢魂「我們不是要等到營火之誓的大家都會合才出發嗎」
「而且..我們現在要去哪?有什麼目標或是方向嗎?」一連串的問題從我口中問出

「可能你還沒有吧..只是我們導師有給我們一個任務」夢魂不改他那認真的態度
「就是要我們到森林中去收集材料,這些材料是要準備做成我們的專屬裝備用的」

「是阿!專屬裝備!」沃夫興奮的說著「那幻術師的長袍還真漂亮阿!我一定要做出來!」
「而且我還要比你先做出來!」他指著夢魂大聲的說著,就像在挑戰一樣

「好阿!那我們就來比比看是誰先收集到所要的材料!」夢魂也不客氣的回應著
「你要知道..導師所講的材料中,有些可不是在森林就能夠找到的!」

「哼!誰怕誰阿!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咧」看著他們兩個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著
突然一股失落感籠罩著我,因為我還是一樣沒有任何的目標..和方向..

巴布蘭從背後用他那厚實的手掌拍拍我的肩膀,笑呵呵的對我說著
「導師沒給你任務沒關係,巴大叔給你任務!到森林裡幫我帶一些泰爾達特調的材料回來」
「我就把我這裡回收到最好的裝備送你!」巴布蘭眨眨眼,向我示意著

我微笑著點點頭,感謝巴布蘭的好意,心情激動著..不知道用什麼更好的方式來答謝巴布蘭,而他只是笑笑的述說著泰爾達特調的材料,黑樹葉、灰熊的心臟、死拳烈酒、火甲蟲的爪子,很多很多沒有聽過的東西,這也意味著我們的冒險將要展開,到森林中去探索更多新事物

「那我們要出發囉!」沃夫揮揮手,向巴布蘭和波瑞爾道別,巴布蘭笑呵呵的祝福著我們
我注意到波瑞爾的眼神注視著我,他的表情依然是那樣的和藹,只是那雙眼卻給我不一樣的感覺,他微微的點了點頭,像是要告訴我什麼,或是要表示著什麼,我不知道..我也點點頭回應了他,接著我們三個人就一同朝城門走去

穿過了老舊的城門,走上了隧道的坡地,我們回到了進到奈瑞克的山洞口,那裡有三個人影
三個熟悉的人影就站在山洞的洞口,因為他們也是營火之誓的成員
「你們三個跑哪去啦!不是說好要在門口等的嗎?」基立恩率先提問,語氣帶點不耐煩

「在城內阿..那時不是說在城內嗎?我們分散的時候也是在城內阿!」沃夫不服氣的回答著
「我們也是等了好久等不到你們..才到旁邊的雜貨舖去坐的」

「還去坐咧..我們都被趕來趕去的..」基立恩的眼角飄向站在城牆上的龍騎兵
「那些傢伙的態度還真差,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們」他嘟著嘴抱怨著

「我猜....因為他們都是仇恨王子的信徒吧....」阿魯認真的回答著我們的疑問

「仇恨王子?那是什麼?」我不解的問著..同時大家也很驚訝的看著阿魯
下一句的答覆更讓眾人吃驚,因為回答的人不是阿魯,而是站在一旁的曉達

「仇恨王子是我們對他的敬稱,他是我們的神,黑暗精靈的信仰中心」他像是背書一樣述說著
「他的教誨帶給我們泰爾達一族如此強盛的能力,藉由....仇恨的力量..仇恨帶來的動力」

曉達解讀著條文,那來自仇恨王子的信仰..信條..頓時讓我們的交談陷入沉默,他們兩個就像被洗腦一般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兩個人,跟我在山洞和他們分離前差好多,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或許是他們的導師的教導吧..使他們變得很不一樣,基立恩呆呆的看著曉達,夢魂和沃夫也盯著阿魯看,無法相信他們的眼睛,因為他們兩個..真的變好多

「我想..我們應該都準備好要出發了吧?」沃夫的一句話打破了這尷尬的沉默
「你們是不是也有接到關於專屬裝備的任務?要到森林裡面去收集各種材料」

「..痾..對..對阿..」基立恩回過神「我已經準備好要來好好跟這些野生動物過招了!」
他說著說著從背後抽出兩把短刀,一手一把很流利的在大家面前揮舞著
「完整的熊腿骨..頭骨..胸骨..我要這些東西來製作我的專屬皮甲!」

夢魂口中開始念起咒語,專注的眼神緊緊盯著前方,他的雙手突然出現兩團火焰
漂浮在他手掌心上燃燒著,嘴理不停念著咒語,那兩顆火球就像他的寵物一樣旋轉著
「我也準備好了!」夢魂神氣的說著,手上的火球依然在掌心燃燒

「哇賽!真的太酷了啦!」沃夫一邊跳著,一邊驚嘆著大叫

曉達看著那火球,嘴角微微的笑著「哼哼!這點小把戲算什麼!看我的!」
只見他從小腰包中拿出幾個骨頭的碎片,灑在他面前,接著開始念起咒語,那咒語很長,從他的身邊地板上也開始出現一些詭異的綠色光點,那光點越來越多,全部緩緩的聚集到他剛剛所灑的骨頭碎片上,接著才是最神奇的地方,那地上的骨頭碎片開始分裂,數量越變越多,兩個變四個,四個變八個..,接著開始組合,化成了腳骨、脛骨、腿骨,如監牢般的胸骨,豎立的脊柱,完整的頭骨,當曉達的咒語一結束,那完整個骷髏頭就站在那兒,不時擺動著身體,空洞的眼望著四週

「大家跟我的新朋友說聲好吧!」曉達揮手指揮著他的骷髏戰士,語氣中充滿了驕傲
而我們大家則是一直盯著那骷髏戰士看,說不出半句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可是身為一名死靈法師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召喚咒語喔!」

看著大家都開始逐漸有各自的本領,和各個職業該有的技能,也都準備好蓄勢待發
「好!我想大家都準備好了..我們就出發去森林探險吧!」阿魯大聲的說著

洞口外的奈克圖羅森林依然是一片漆黑,鄙視、輕蔑的眼神依舊來自駐守在門口的龍騎兵,我背起巴布蘭送我的木板盾並將長劍緊緊握在手中,深深吸了一口氣,我想..目前我要做的就是證明自己給導師看,方法呢?..我不知道..或許藉由帶點戰利品吧,同時..我也想要證明給這幾個龍騎兵看,我們絕對不是他們口中的廢物!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urast 的頭像
Xurast

夢魘.瑟瑞斯特.颶風

Xur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avender301
  • 喔喔!!!事情有漸漸明朗化的感覺~不過之後一定又會開始謎起來XD
    我也想學咒語啦~~
  • 噗..妳覺得會開始謎起來喔XD...
    咒語妳會阿..你只差沒有魔杖..去去武器走!

    Xurast 於 2009/11/23 12:47 回覆

  • lavender301
  • 哈哈~我都忘了我是巫師~你這個麻瓜跟人家去去武器走做啥!
  • 嘎嘎..武器飛走了..(冷)

    Xurast 於 2009/12/01 09: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