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爾達騎士.jpg
最有效的攻擊,是從敵人的弱點下手,而那通常是視線之外的背後
~基立恩˙黑~

-----

長年昏暗的奈克圖羅森林,生長旺盛的巨木,濃密的樹蔭,完完全全遮蔽了天日,樹林中行動的黑暗精靈們永遠分不出現在到底是白晝還是黑夜,縱使那沒有太多意義
在這樣黑暗的環境中,不論是雜草匯聚的樹叢,還是巨木間形成的牢籠,無時無刻都有著虎視眈眈的雙眼,惡狠狠的尋找著獵物....伺機而動....

一隻色彩鮮豔的火甲蟲從樹叢間爬出來,兩根觸鬚晃阿晃的..像是在警戒著..或是尋找著..從牠的身上不時發出一些清脆的聲響,那聲音在這異常寂靜的環境下顯得非常的刺耳,同時也帶領著牠走向生命的盡頭,正當牠還在四處探索時,一團黑影完完全全籠罩住牠,那是一隻身長六呎的黑色大蜘蛛,從樹上一躍而下,不偏不倚得就落在這隻火甲蟲身上,前腳的利爪狠狠的刺穿了那鮮豔的甲殼,接著朝著天空吐出白絲,拉著這可憐的獵物,消失在我們的眼前,那過程只有短短的五秒鐘而已....

旁邊的坡地則有幾個小小的身影緩緩移動著..

「嘿!你看見了嗎?那東西....」夢魂壓低自己的聲息,用氣音小聲的和一旁的基立恩說著
「還好我剛剛沒有出手,不然可能被蜘蛛帶走的就是我了....」

基立恩沒有轉頭看著夢魂,而是警戒的四處看著「小聲點..我覺得它並沒有離開..」
他半伏著身,一隻手撐著地板,另一隻手緊握著腰間的小刀,隨時準備應對各種狀況
聽他這麼說,夢魂也壓低身體呈現警戒的狀態,緊張的氣氛蔓延在四周

突然身後一個瘦長又冰冷的身影快速的穿過他們,直直的衝向剛剛火甲蟲所鑽出來的樹叢,那是一個骷髏戰士,一邊發出詭異的笑聲一邊用很不協調的姿勢跑過去,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只見剛剛那隻巨大的黑色蜘蛛又撲了下來,只是這次目標不是色彩鮮豔的火甲蟲而是骷髏戰士,但是那利爪穿不過骷髏戰士堅硬的骨骼,它沒有倒地,而是轉身向那隻蜘蛛揮拳踢腳,混亂的搏擊起來....

「趁現在!殺了牠!」曉達在後方大喊著,同時開始念著咒語,黑影在他手中出現
基立恩迅速的向前一蹬,雙手順勢的從身後抽出小刀,雙眼緊盯著蜘蛛毛茸茸的肚子
我抽出腰間的長劍用雙手緊握著,也衝向這隻黑色的蜘蛛,伴隨著幾團火球一起飛向牠

黑色蜘蛛沒有發現一旁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專心的壓制並襲擊著骷髏戰士,那火球直直的擊中了蜘蛛的頭部,令牠發出尖銳的慘叫聲,身體也因為衝擊而站起身向後仰起,牠的劇烈反應幸運的讓牠逃過基立恩針對要害的攻擊,基立恩的小刀只輕輕的劃過蜘蛛的腳,我雙手緊握著長劍,往牠的頭部重重的砍下去,他扭動的身軀閃掉了我的正面攻擊,但是前腳的利爪還是被我硬生生的斬斷,只是牠沒有逃跑,而是做了我們預料之外的動作

牠不顧站在周圍的骷髏戰士、我和基立恩的威脅,而是用飛快的速度衝向我們身後的夢魂,看來剛剛那一擊似乎對牠造成嚴重的傷害,也讓牠的直覺做了判定,先攻擊最具威脅的目標,而那很明顯的就是火球,夢魂所發出的火球,看到牠凶狠的撲過來,夢魂放棄唸到一半的咒語轉頭就跑,但是那蜘蛛的速度比我們快上數十倍,我和基立恩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往回衝刺,但是仍然沒辦法即時的阻止蜘蛛的攻擊,牠很快就追上夢魂,把他整個人壓倒在地上,並且用他那龐大的身軀重擊倒在身下的夢魂

「臭蜘蛛!你給我住手!」沃夫大吼一聲,開始念著窒息咒,試圖阻止蜘蛛繼續攻擊夢魂
而站在最後面的阿魯正專注的念著咒語,讓夢魂身上的保護魔法不至於太快消散
那保護魔法沒有持續太久,夢魂開始感覺到劇烈的疼痛,但是他動不了,只能不斷呼救著

「再撐一下!撐下去阿!」我一邊跑一邊呼喊著,此時只希望自己能夠再跑快一點
基立恩的腳程比我快一些,算準了距離大力一蹬,將雙手兩把小刀重重的刺進蜘蛛的身體
那黑色蜘蛛哀嚎一聲,停止了對夢魂的攻擊,大力的扭動身體想甩開站在牠身上的基立恩

基立恩死命的抓著小刀不放,牠的劇烈晃動讓刀子刺穿的傷口越裂越大,哀嚎聲也越來越刺耳
「死吧!你這個臭東西!給我死!」牠的掙扎越來越無力,身體也越來越虛弱

基立恩看時機差不多了,狠狠的拔出小刀,高舉著,準備給他致命一擊,手卻突然被絲給纏住,原來牠還有力氣吐出絲來防禦,看基立恩無法再繼續對他造成傷害,牠馬上轉身想逃,我不給牠這樣的機會,衝上去將牠的頭硬生生的斬下,結束了牠的生命

「夢魂!夢魂!你還好吧?」結束了戰鬥,沃夫趕緊衝到夢魂身邊,緊張的看著他

「咳咳!」只見夢魂緩緩的翻個身坐起來,口中咳出一些血,無力的看著前方
「還好有阿魯的保護魔法,不然我應該....應該....起不來了吧..」
話才剛說完又繼續咳了幾聲,剛剛的連續撞擊想必對他造成不小的傷害

「好了..你先別動,我還有治療咒語,應該派的上用場」阿魯蹲在一旁翻著咒文書尋找著

看到夢魂還活著,沃夫安心了不少「呼..我還以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但是現在看來..」
他緊張的轉頭四處張望,再確認一次周圍的安全後才接著說「看來這森林比預期的還危險」

看大家狀況似乎都還好,我和基立恩就回頭開始查看著這隻黑色蜘蛛的屍體,綠色的血液沾滿了我和基立恩的武器,但是似乎沒有任何毒性,亦不具有任何腐蝕性,
搖搖頭,無奈的說著
「看起來這傢伙的屍體對我們來說似乎沒有什麼價值..」

基立恩仍然仔細的看著牠的肚子「對你來說或許沒有吧..但是可能會有些東西我用的上..」
接著他拿著小刀小心翼翼的劃開那毛茸茸的身體,綠色的血液不停的從傷口中流出
「我想..蜘蛛應該都有毒囊這種東西吧..」基立恩喃喃自語的說著

「我覺得牠沒有..畢竟他的血液似乎沒有任何毒性....我猜的啦..」我敷衍的回應著
「畢竟武器沒有任何被腐蝕的跡象,加上他如果有毒..應該會把毒當作武器才對」

「嗯..你說的沒錯..他沒有用毒液攻擊我們..應該是沒有毒..」他停下手邊的工作,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好吧..乾脆把牠的絲帶回去好了..搞不好可以做衣服咧」

我聽了笑了笑說「蜘蛛絲做的衣服..聽起來就覺得有點噁心..」

基立恩也回我一個笑臉,接著像是突然想到什麼,開始四處張望著
「奇怪..曉達咧?怎麼沒看到他人?」

「對喔!他人呢?」我聽了也開始環顧著四週「你沒講我還真的沒發現他不在這裡」
「在這種危險的環境..實在不適合單獨行動阿!我們得趕快找到他才行!」

「嘿!沃夫!你們有看到曉達嗎?」基立恩朝著坐在遠方休息的三人大喊著

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著四處張望著,我想他們也是現在才注意到曉達不見了
「我們先過去跟他們會合吧,接著再一起去找曉達」我對站在一旁的基立恩說著

基立恩點點頭簡單的回應我,我們倆一起走回去,只是身後似乎還有其他聲音,微小的腳步聲,起初我以為只是我幻聽了,但當我發現身旁的基立恩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時,我就了解到..這不是幻聽!而是真的有不明的生物在附近,我們一同轉身面對著聲音的來源方向....

時間過了許久,那聲音仍然沒有停止,但是似乎也沒有接近或遠離,我們依然保持著警戒姿勢
「基立恩..我們先撤回到阿魯他們的旁邊吧..」我觀察了一下目前的處境,提出了想法

「不行!不論任何情況..絕對不能背對著敵人..這是很基本的戰鬥法則..」他馬上回絕
眼神銳利的觀察著前方每一個可能出現敵人的角落,手始終沒有離開腰間的小刀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那週遭的狀況仍然沒有太大的改變「依現在的情況來看....」
我嘗試著分析著「我們還是先退回去吧..我們得團結才有辦法面對來襲的生物」
「他們在後方缺少了搏擊的能力,而我們則沒有支援的攻擊咒語和防禦咒語..」

基立恩的聲音顯得有些不耐煩「或許你們沒聽過這片森林的傳聞..你真該聽我導師講一遍」
「最有效也最致命的攻擊都是來自背後!如果隨意的背對敵人..你可能怎麼死得都不知道!」
他沒有轉頭對著我說,只是那警惕的話語中帶了點憤怒,表情依然嚴肅,眼神依舊銳利

我回頭看了看阿魯他們現在的狀況,阿魯正專心的在進行治療的魔法,夢魂的狀況似乎好多了,而沃夫一邊翻著夢魂的咒文書,一邊在夢魂面前比手畫腳的,我想他可能想學夢魂的咒語吧,看到這一幕,我的嘴角微微的揚起,他怎麼會這麼有趣..好像完全忘了現在我們的處境..

「來了!」基立恩突然大喊一聲,雙手流利的抽出雙刀架在眼前,腳步也蹲低下來
我聽到聲音連忙轉過頭看著前方,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要進入戰鬥的準備
前方的樹叢傳來一連串兇狠的嘶吼聲,樹叢劇烈的搖晃,接著衝出來三個黑影

那黑影移動的速度很快,黃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異常的詭異,一邊嘶吼一邊跑向我們,滿嘴的利牙和敏捷的四肢,黑色的身體在昏暗的森林中擁有完美的掩護,那是三隻黑色的狼,看樣子似乎是在樹叢中觀察著我們許久,最後採取了獵捕的行動襲擊我們

其中一隻很快的衝過來撲向我,我抽出長劍揮舞著試圖阻止牠的攻擊,只是牠敏捷的動作,忽左忽右的行徑,刻意保持在我的長劍所能攻擊到的距離之外,一邊低吼著一邊緩緩後退,但是我每前進一步揮砍著,牠就後退一步,前腳伏著地,一邊低吼著一邊左右跳,那動作就像是挑釁般,像是將我玩弄在鼓掌間,沒有任何一次攻擊傷到牠..甚至威脅到牠,經過了將近七次的前進攻擊,我終於發覺到我的攻擊模式完全傷不了牠

停止了進擊但是沒有卸下戰鬥姿態,我雙眼緊盯著牠的動作,嘗試解讀著牠的動作規則
左手悄悄的背起掛在背上的的盾牌,此時,腦中突然閃過了剛剛的一段話

「最有效..也最致命的攻擊..都是來自於背後!」

我口中緩緩的說出剛剛那段話,忽然驚覺到這句話的意義,連忙轉身用左手的盾牌向後揮擊,砰!那個沉重的撞擊聲伴隨著另一種動物的哀嚎,我順利的撞開另一個從背後襲來的狼,看著牠被撞開後在地上打滾的模樣,我舉起長劍正想衝上去攻擊,突然一陣劇痛從背後傳來,痛覺如電流般很快的從背部傳到腦中,打斷並支配了我的行動神經,讓我暫時停止了動作,原本我想忍著痛,先重擊眼前倒在地上的黑狼,但那背後傳來的劇痛完全奪去我的行動能力,我強忍著疼痛使勁向後方揮斬,只見那黑影敏捷的躲過我的攻擊,跳回那同樣的距離之外

剛剛那隻戲弄我的狼,前腳的利爪深深的在我背上劃下了六條傷痕,我感覺到血不停的流著
疼痛的感覺奪去了我的反應能力..視線也逐漸模糊..注意力無法再次專注....

我就像是一隻待宰的羔羊,只能蹲在原地任由兩隻黑狼擺佈,我想牠們也注意到這點

看著眼前的黑狼再次衝上來,我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忍著痛使盡最後的力氣,用雙手扶起盾牌擋在前頭做最後的抵抗,一個沉重的撞擊襲來將我撞倒在地上,喀喀喀聲從木板盾牌上傳來,我看到那利爪穿過盾牌,就在我眼前出現六個白色銳利的爪子

但是同時,牠也發出了一種像是哀嚎的嘶吼聲

「別放棄!保持清醒!我們來救你了!」那是阿魯的聲音,從我的背後傳來
他的聲音就像是振奮士氣的戰歌,讓我重新集中精神,抓起長劍同時卸下手上的盾牌,那隻正在哀嚎的黑狼的前腳還卡在我的木板盾上,我雙手緊握著劍對準牠的身體狠狠的刺進去,鮮紅的血從牠身上濺出,嘶吼聲變得更加刺耳,死命的扭動身體掙扎著,拔出長劍,我重複了數次同樣的刺擊,那聲音終於停止了,黑狼死了..

我的思緒還算清醒,我知道還有兩隻狼在旁邊,但是卻無法控制被疼痛奪去的行動力,沉重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前方,不遠處有兩個敏捷的黑影跳來跳去,基立恩正在跟其中一隻黑狼周旋著,他的手臂上有幾條傷痕,但是手上的小刀也有鮮紅的鮮血,兩者一來一往的閃躲著並襲擊著彼此,不知道交手了多少回合,敏捷的身手不分軒輊,而另一隻剛剛被我撞擊的狼,則是痛苦的扭曲著身體,腳像是被土給纏住般動彈不得,那是夢魂的定身咒,他專注的念著,深怕黑狼抵抗,而沃夫則在一旁不停的念著窒息咒攻擊牠

阿魯坐在我身旁拍拍我的肩膀說著「你就先放心的休息吧..他們可以應付的」
「我剛剛治療夢魂用掉了所有的法力,待我休息一下就幫你治療」

雖然他是這麼說,但是我還是很擔心的看著眼前的戰鬥,直到被窒息咒纏繞的黑狼不支倒地,夢魂轉身對著和基立恩纏鬥的黑狼發出火球燒死牠之後,我才終於卸下緊繃的神經

「呼!真是驚險!」沃夫走到我和阿魯的身旁,一屁股噗的一聲坐了下來
「我說杜斯德阿..你還真是有膽咧,居然還真的跟兩隻黑狼正面迎戰,要是我早就先跑了」

我聽了搖搖頭,無奈的回答「不然我能怎麼辦?牠們一前一後包著我..我也沒辦法逃阿」
「倒是你們..怎麼不快點衝上來幫我跟基立恩,要是再慢個幾秒我應該已經死了吧」

「還敢說我咧!你們兩個沒事跑那麼遠幹麻?還在那邊大吼大叫的」沃夫指著我說著
「我看那三隻狼應該是因為你在大喊問曉達在哪引來的吧!在這森林裡還亂叫」

「最好是啦!」我直接反駁,雖然他說的也有點道理「明明就不是,但這不是重點啦!」
我連忙將話題拉回來「倒是曉達到底跑哪邊去了....」

「有那個骷髏戰士保鑣,他應該可以應付很多情況的」夢魂也走來和我們坐在一起

跟在夢魂身後的是基立恩,他手上提著幾個染血的骨頭,看起來像是剛剛黑狼的骨頭
「你們看!黑狼的狼皮!這是我的專屬裝備的材料喔!」他很興奮的說著
「這場戰鬥終於有些收穫了!真不知道導師要用這個材料做什麼呢!」

「好好喔!我們那染血的白布要找誰要阿..」沃夫羨慕的看著基立恩,不滿的說著
「染血的白布..這感覺就不像是森林裡面的野獸會有的東西阿..」

我正準備回話,阿魯突然打斷我「好了,你先不要說話,我幫你治療一下」
接著他開始念著治療咒語,我感覺到我的背有一股溫暖的感覺,與其說是溫暖,卻很舒服
疼痛的感覺逐漸減輕..減輕..直到不再感覺到疼痛,傷口似乎也在逐漸癒合,
「好了!接下來就稍微休息一下吧,讓體力恢復些」

「謝謝你..阿魯」我沒有回頭,而是靜靜的坐著休息,一邊聽著沃夫在發牢騷

「你們專屬裝備的材料要哪些東西阿?除了染血的白布之外」基立恩疑惑的問著
「導師都沒有給你們方向去找嗎?這東西聽起來真的不像是野獸會有的東西」

沃夫不等夢魂說,搶著回答「有阿!他說在一個像是迷你金字塔的地方!有很多異教徒!」
「只是導師講了一堆方向我都記不得,最好是有人記得清楚這麼多!」

「那個迷你金字塔是巫師的傳送塔,如果奈瑞克是在森林的東北方,那座塔就在出口的南邊」
夢魂看著沃夫說「你如果認真一點就會記得導師教過我們什麼..」

「哼!」沃夫不屑的撇過頭「那是巫師的東西,我哪會記那麼清楚,幻術師的東西我才熟咧」

阿魯聽了仰著頭想了想「嗯..如果在出口的南邊..那應該離我們現在的位置不遠才對阿」
「可是這附近也都沒有看到任何類似迷你金字塔的東西,更不用說是異教徒了」

「你們在找的異教徒就在後面而已」從我們身後傳來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那是曉達的聲音
大家回頭看到他的樣子,全都傻了,他手上抓著四五條染血的白布,身上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跡,而他的身後跟著的是他的骷髏戰士..焦黑的骷髏戰士,像是被大火燒過般,但是動作依舊詭異,他看到我們大家呆滯的模樣,笑著說
「怎麼啦?你們看到鬼啦?是我曉達阿!營火之誓!」

我努力從口中擠出些字「....你..你跑哪去啦..怎麼不說一聲就離隊了」接著指著那些白布
「還有那些白布?是哪邊弄來的啊!?」話語中帶點驚訝,和一點點佩服的感覺

他拎起手中的白布笑著說著「是阿,多虧了那不怕火的骷髏戰士,對付這些異教徒輕鬆的很」
不等大家提問,他馬上接著說「走吧!跟我來,我想沃夫跟夢魂也會需要一些的」

說完他轉身就走,那骷髏戰士也用奇怪的步伐跟著他,大家互相看了一眼,也都起身跟著他去,大概朝著南方走了40幾步的距離,前方是一片寬廣的空地,但是依舊是看不到天空的樹蔭下,空地的中央有一個白色的塔狀物,看起來就像是一座迷你的金字塔,只是頂端是平的,不時的散發著詭異的白光,在森林中那白光顯得非常的耀眼,正當白光閃爍時,我們也注意到這座傳送平台的周圍有不少人影圍繞著它,每個人都穿著白色的長袍,專注的看著這中央的傳送平台,像是在祈禱般,虔誠的跪著

「就是這裡了!位在奈克圖羅森林的巫師傳送平台!」曉達像是導遊般介紹著
「而那些圍繞的人們,就是我們口中的異教徒囉!不過我在他們的手臂上有看到些印記....」

「那是西自由港法師公會的徽章....這些都是西自由港法師公會的成員..」夢魂解釋著
「原來是這樣,這群自以為代表光明的法師們想要照亮這片森林,所以導師要我們殺了他們!」

我看了看大家的反應,似乎都準備開始獵殺這群異教徒「西自由港法師公會!?」
「這樣的意思是說..我們將要與他們為敵嗎!?我和他們沒什麼仇阿..為什麼要這樣?」

曉達露出不屑的眼神看著我「聽你這樣說..怪不得你的導師不願教導你任何東西」

我回頭看著曉達,雙眼對上他那邪惡的眼神「你說這話什麼意思!?」語氣中帶點憤怒

「我們是黑暗精靈!與光明為敵是我們的天性,也是我們的使命」曉達像是在讀教條般
「所以我們仇視世間所有光明與正義,仇恨帶給我們力量,最後我們將征服世界!」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urast 的頭像
Xurast

夢魘.瑟瑞斯特.颶風

Xur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vender301
  • 最後我們將征服世界!!
    超熱血的啦~
    很喜歡蜘蛛補食那段開頭~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最後兩人的矛盾點...值得繼續關注~
  • 動作部分好難寫..要描述..又有點感覺像是流水帳..囧

    請持續關注XD..
    不過不要太投入..很黑阿..囧

    Xurast 於 2009/12/01 09:07 回覆